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仙侠>>仙傲九霄>>第十五章 最后的战斗!

第十五章 最后的战斗!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最后的战斗!【颠覆还有最后三章】

萧易辰缓缓地退后一步,单手一震,原本刺入南宫轮回右侧胸膛之中,满是豁口的青锋剑寸寸而断。萧易辰的目光淡漠的看了一眼碎裂的青锋剑,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难得的波动,无论如何在自己没有得到赤霄剑之前,那柄剑,也算是跟随了自己不短的时间。

萧易辰松开太阿剑,屈指一弹,将南宫轮回的太阿剑弹开,就连南宫轮回的身影也随之摇曳着后退而去。

谁也没曾想到,南宫轮回居然会败得如此的彻底,曾经自称剑道从无敌手的剑狂,也在这一刻,败得一败涂地。南宫轮回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嘴角微微挑起。

“十年后,再战!”说完,便是拖着重伤的身体,背负太阿剑,缓缓的走向松林深处。

西门雄魁目光一缩,刚才萧易辰的一剑,实在是太快了,谁也没能看得清楚,但是在场的几个人,或许除了太极宗师陈道陵与大威天龙僧人之外,没人能够躲过那一剑,即使他西门雄魁,也不能。在望向南宫轮回拿到张狂的背影之后,再度看向萧易辰,南宫轮回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敬畏,这个男人,真的很强,很强很强!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感受到了那一剑的迅猛,杀机毕露,如果萧易辰想要杀掉南宫轮回的话,那么,也已经足够了,否则的话就不会刺在了他的左胸膛,而并非是右胸膛。不少人都已经将萧易辰放到了一个至高的位置之上,至少,即便是陈道陵在刚才萧易辰一剑出的时候,都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冷冽的杀机,即便是他能够躲过这一招必死杀招,那么,接下去第二招,第三招,也势必会将他逼得走投无路。

或许,只有大威天龙僧人有力与萧易辰一战,此刻的大威天龙,也是默默的点着头,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脸上的凝重色,丝毫不比其他人少。

枪神曹秋水神色一凝,一招制敌,出神入化的长枪如若游龙,猛然间一个回马枪,紫光弥漫的长枪刺入了独孤妄语的喉咙之中,独孤妄语双眼死死的盯着曹秋水,但是却已经难以再动弹分毫,眼神逐渐失去了应有的色彩,变成一片灰白。

“噗——”

曹秋水猛然间抽出了紫金枪,一股血色洪流喷涌而出,溅在了曹秋水的脸上,显得尤为的狰狞可怖。

曾经的龙榜高手,一枪,被曹秋水解决,这一届的龙帮排位战,势必会有着曹秋水的一席之地!

一旁的哥哥曹天鼎也不含糊,拼命的追击着龙千山,两个人的步伐都是出奇的迅捷,但是很显然曹天鼎再追龙千山,结果显而易见。

“我看你能够逃到哪里去?哼哼。”曹天鼎冷哼一声,手中森寒无比的黄泉,带着一股杀伐的气势,横空而降,斩向龙千山。

感受到身后传到的阵阵寒意,龙千山猛然回头,瞳孔紧缩,盘龙丝起,猛地缠绕在了黄泉之上,但是这一笔,却并没能阻止这柄华夏历史上都是有着赫赫凶名的极道神兵落下的速度,盘龙丝瞬间被曹天鼎割破,黄泉带着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强绝气势,手起刀落的斩在了龙千山的肩膀之上,一只胳膊横飞而去,龙千山单手捂着依旧涓涓流血的肩膀,脸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甚至连嘴唇都是涩涩发干,死死的瞪着曹天鼎,单膝跪地。挣扎了几下,缓缓的站了起来。

曹天鼎没有回头,手中的黄泉依旧在滴着鲜血,滴答滴答的声音,落在青石之上。

“我输了。”龙千山断臂而去,败了龙榜,也败了自己的一生。

曹家兄弟,果真都不是什么手软之辈!

一旁,拳皇楚放歌招招狠辣,将军刀逼得一退再退,但是却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败绩,反而军刀的步伐愈加的稳定,而楚放歌却是一味的为了完成自己的完美攻势,就连脚步也变得有些虚幻起来,军刀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却在这一刻发动了最迅猛的攻击。他的攻击或许不是最强的,但却是最具备杀伤力的,往往一招再简单不过的黑虎掏心,就能够让楚放歌手忙脚乱。

军刀!一个军人,追求的并非是如何花俏炫丽的招数,正如同当年跟叶河图比试一样,对方二十招赢了自己,也并非是使用了如何诡异的招数套路,只有一个字,快!快到极致,让你根本摸不到头绪,一招一式,都能够轻松的置你于死地,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即便时至今日,军刀依旧不敢说十年的时间他具备了超越十年前的叶河图的资本。这就是高手给高手的定义。

军刀伸手如电,迅速的将把握住了机会,后发制人,在楚放歌愈加凌乱的步伐之中将对方逼入了真正的绝境。

“二十招之内,击败你。”军刀说了一句十年前那个自己认为一辈子都未必能够超越的男人说过的话,眼神之中,冷意无限,有的只是快到令楚放歌应接不暇的闪电手。毫无花俏,但是每一次出手都奔着自己的要害而去。

楚放歌一拳打在了军刀的肩膀之上,军刀甚至没有发出一声闷吭之声,化掌为刀,横亘在了楚放歌的脖颈之上,这一击下去,楚放歌至少是昏迷不醒,那么接下来自然也就是任人鱼肉了,胜负,立判!

“承让了。”军刀淡漠的说道,他可没有杀掉楚放歌的意愿,龙榜之争,只是一场武力的排位战,况且如果杀了楚放歌,龙帮恐怕会踏破紫禁城的门槛直接问政府要人,要知道龙帮那些个未出世的老家伙,可都是一转身北京城都要震上三震的人物。其中的利害关系,自然不足为外人道。

西门雄魁脸色凝重,这一刻,对上陈道陵,也是在场所有人都在期待的一战,西门雄魁的脚步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并非是他的根基不稳,而是陈道陵的根基实在是太稳了。太极讲究的就是一个底盘要扎根,入地三尺不嫌多,跟陈道陵比起来,西门雄魁就像是一棵被暴风雨吹的摇摇欲坠的小树,而陈道陵就如同那不动如山的万年古松,差距显而易见。

一击揽雀尾,西门雄魁轻松的被陈道陵甩出了四五米远,感觉到刚才只是轻轻一推的西门雄魁,脸上再度变得无比凝重,太极,果然有些门道。西门雄魁也不是随意认输之人。当下深呼吸,调匀气息,再度冲了上去,凌空一跃,一记劈空腿,力道霸道,但是陈道陵却是淡然一笑,并没有去跟西门雄魁硬拼。

太极讲究的总之就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陈道陵身形一偏,以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角度轻松的躲过了西门雄魁的攻势,但是战斗却并没有就此结束,深处半空之中下落的西门雄魁,脸上的凝重戛然而止,陈道陵如同不倒翁一般再度弹了回来,一记绵掌,便是将西门雄魁打飞了出去,最终撞在了一棵大树之上,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

“陈大师果然大家风范,令吾等自愧不如啊。”

曹天鼎那张冷冽的脸上露出一抹千年罕见的笑容,赞叹着说道。

陈道陵笑着摇头。

“现在还有谁想要挑战?”清冷的声音,令人心底一沉,叶河图的声音再度回荡在这篇松林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变得古怪起来。

“西门家的妖孽,我自愧不如,但是,比人却想领教一下龙帮大使的功夫?”

军刀淡淡的说道,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曹天鼎的身上。

“最后一战,便有老僧领教一下萧施主的剑,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不可思议吧。”

大威天龙僧人笑呵呵的说道。

萧易辰这一次并没有用剑,而是单手示意大威天龙僧人。

“剑倒是不用了,我也正想看一看究竟是《九字真言》独领风骚,还是《般若波罗蜜手印》更胜一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