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悬疑>>完全历险手记>>第二十二章 血夔

第二十二章 血夔加入书签

李胖子没听错,果然是张晓东,我有些兴奋,他没事真是太好了,立刻热情回应道:“我们在这!”

石像后边传来的除了张晓东的声音,还伴随着令心惊胆寒的吼叫声,震荡耳膜,树林中的鸟儿受了惊吓,纷纷振翅飞向天空,虽然没见着是什么东西,听到树枝折断的脆响和感受到大地的震颤,可以料想它的体型一定非常巨大,要不是先前听到了它的吼叫,我还以为是一辆坦克在追着张晓东呢。

张晓东的身影,从树林里窜了出来,见到我们,脸上的兴奋的表情没停一会,就万分危急的喊道:“快跑!”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后面忽然窜起一只巨大的宽背大棕熊,站起来能有四五米高,气势吓人,我从没见过那么巨大的棕熊,一下看呆了,胡贵和李胖子也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意识到要逃命。

宽背大棕熊不知道是不是见到了这么多食物有些兴奋,双脚站立朝天吼了俩嗓子,只能说山林里的任何动物,听到这声吼叫,早吓得双脚发软了,根本连逃跑的心都没有。

张晓东以为我们会跟着他一起跑,结果发现我们全都傻站着,又回来拉我和李胖子的手,我回过神来意识到处境不妙,这样的大棕熊,绝对能把我们秒杀了,于是朝胡贵喊了一声,转头逃命而去。

胡贵听了我的话,却一动也不动,眼睁睁看着大棕熊就要来到跟前,一副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样,李胖子由衷佩服道:“没想到胡贵是这等铁骨铮铮的汉子,什么叫临危不惧,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我算是领教了,看来今后我李胖子要对你改观啦!”

我觉得不对劲,胡贵单枪匹马,手无寸铁,难道还想跟它单干不成,还不被熊爪一掌扇飞了!

这时只见胡贵回过头幽幽的说道:“你们谁来救我,我腿软跑不动!”

嗨,原来是这么回事,还以为他要演绎一段人熊大战的精彩好戏呢,我正要回去背胡贵,李胖子拦住道:“还是我去吧,我力气大!”还没等我答应,李胖子就奔了过去,一把将胡贵扛在肩上,就像抗布袋一样轻而易举,边往回跑边向我们摆手,让我们快跑。

大棕熊见我们要逃走,抓住旁边一棵水桶粗细的树,一阵发了疯的猛摇,然后把树连根拔起,这等气力,怕是来了几只东北虎也不是对手。

大棕熊把树举过头顶,作势要朝我们扔过来,胡贵被李胖子扛着走,见到大棕熊的举动,喊道:“大家小心!”

还好胡贵提醒的及时,我一回头,已经看到大树朝我们飞了过来,急忙用尽丹田之气吼道:“快趴下!”

还好大家的反应都挺快,听到我的话齐刷刷的趴在地上,张晓东跑的太快,忽然倒下后还向前滑了一段距离,大树带着劲风从我们头上呼啸而过,砸在我们前面的石像上,石像应声碎裂,爆出大量的红色液体,周围的地上都被过上了血色,更恶心的是,从破碎的石像中,竟然爬出了一条条食指大小,白色蛆虫似的生物,在地上缓缓的蠕动。

其中一条被弹到我手边,虽然这玩意让人不舒服,但也没想着会对我怎么着,正要把它弹开,忽然这蛆虫张大了口,一般来说虫类的嘴巴都非常小,眼前这只却能把嘴巴张的和身体一般大,更可怖的是,里面似乎还张着两排尖锐的利齿,就好像大白鲨的嘴巴长在了毛毛虫身上。

我吓的浑身一抖,马上站起来一脚将虫子碾碎,赶紧提醒大伙道:“别靠近那些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张晓东和李胖子一听马上站了起来,避开不断爬过来的虫子,宽背大棕熊见没砸着我们,像个坦克车一样奔了过来,沿途还撞烂了不少的石像,地上的虫子越来越多,有些还爬到了大棕熊的身上。

李胖子一看大棕熊来势汹汹,扛起胡贵就要跑,我和张晓东在前面也没敢怠慢,拍拍屁股赶紧撤逃。

胡贵却拍了拍李胖子的背,说道:“等等,先别跑,有情况!”

“啥子情况,别瞎闹,现在逃命要紧,我可不想变大棕熊的午餐!”

“你看看,大棕熊怎么不追了?”

“什么?”李胖子停下往回一瞧,大棕熊确实没在追了,停在那一动不动,好像被使了定身法。

我和张晓东也停了下来,不明白怎么回事,刚才还暴跳如雷的大棕熊怎么如此安静,而且动也不动,就这么僵硬的站着。

李胖子放下胡贵,壮着胆子一步一步走了回去,大棕熊对眼前的李胖子一点反应也没有,李胖子伸手在它眼前晃了晃,眼睛倒是瞪的老大,可就是没一点动静,就像一具自然博物馆里的标本。

我也走了过去,疑问道:“怎么回事,被点穴了?”

李胖子耸了耸肩膀,表示也不清楚,他拿手拍了拍大棕熊的头,嘴里道:“啧啧,真是怪事啊,怎么就不动了呢,灵魂出窍了?”

话音刚落,手还没收回,大棕熊的眼珠子突然爆裂,粘稠的液体溅了李胖子一手,李胖子“哇”了一声,连后腿了几米,不断的甩着手上的粘液。

只见从大棕熊的眼珠里,竟然爬出了刚才那奇怪的虫子,接着身上其它地方也有虫子钻出,在地上蠕动的似乎闻到血腥味,不断从四面八方涌聚,不一会,大棕熊的身上已经爬满了怪虫,其状莫名恐怖。

“靠,这,这是怎么回事?”李胖子表情惊骇,远远的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胡贵拍了下头,恍然道:“我想起了,这,这是血夔!”

“血夔?那是什么东西?”

胡贵望向被大棕熊撞碎的石像,张大了口,似乎想到了什么,艰难的咽了口唾液道:“这些也都不是石像!”

李胖子是急性子,耐不住问道:“我说胡贵你有话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急不急人!”

胡贵才道:“我想起来了,当年西域巫士精于咒术,其中最恶毒的就是将灵魂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万劫之咒,封印妖尸大军实用的就是这个咒术,但是惩罚部下或者叛逃之人,最常用的是极石之咒,能把人外表石化封存,再在头顶上开个孔,放进一种叫血夔的小虫子,然后把孔堵住,血夔喜欢吃动物的内脏,被石化的人外表虽然是石头,内里却还完好,血夔就进到里面,吃光内脏,一边还分泌出红色的体液,它们在体液里能长时间生存而不死。”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这些石像都是真人,而且都是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太不可思议了!”

大棕熊轰然倒下,身体渐渐干扁下去,最后只剩下一张皮毛和骨架,看得我们身上鸡皮疙瘩之冒,也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一头大象体型的宽背大棕熊吃光,这比亚马逊河的食人鲳和沙哈拉大沙漠的食肉蚁还厉害。

李胖子打了个冷颤,说道:“咱快走吧,这玩意看了让我直犯恶心,要是不小心弄一只在身上,下场也得和这大熊一样!”

我点头同意,这玩意虽然爬的慢,可还是得万分小心,张晓东从地上爬起,跑过来抱住我,哭道:“太好了,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们,这两天我就想着下辈子要在这深山野林当野人了!”

我安慰了他一番,问道:“你是怎么到这的,你没被卷进漩涡里?”

张晓东撇了把泪,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在水里开始被水流一直冲,身体也不停的打转,头都晕了,最后我厥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在岸边,你们都不见了,我就顺着河找你们,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就过了,光吃野果和河水,没吃多少东西还拉了几次肚子,刚才见地上有个蜂窝,里面还有蜂蜜,就拿起来吃了,没想到这是大棕熊的午餐。。。”

李胖子问:“那杨教授呢,没跟你一起?”

张晓东一脸茫然:“没有啊,不是和你们一起么?”

“啊?!”原来他们两个也走散了,一直以为他们两个是一起的,张晓东找到了,就差一个杨教授了。

我看地上的血夔已经在朝我们涌过来,忙让大家先上路再说话,也就在此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地下的血夔,有的背部忽然裂开,慢慢伸出了一双翅膀,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一双翅膀了,五彩斑斓,色泽缤纷,像是一副美丽的荧光画。

胡贵这时却喊道:“不好,它要蜕变了,快跑!”

李胖子问道:“胡贵,这是怎么回事?”

胡贵焦急说道:“刚才的血夔只是在它的幼虫阶段,吃了大棕熊后开始蜕变了,蜕变成食人蝶,传说秦皇惩罚罪无可恕之人,就是把他放在装满食人蝶的房间里,让他慢慢被食人蝶吸尽鲜血,并在身体里种下它们的卵,血夔就在身体里面孵化,再长成新的食人蝶!”

“他奶奶的,这东西真他妈邪门,趁它们还没蜕变完全,咱先开溜吧!”李胖子话一说完,已经有一只食人蝶摆脱血夔的躯壳,舞动着它那与习性完全不相符的美丽翅膀,凌空起舞,向着我们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