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悬疑>>完全历险手记>>第二十章 流血的石像

第二十章 流血的石像加入书签

掘天拔地的狂风,把我们卷到空中,却像被人按住了停止键,忽然间就停了,我们三个在空中失去推力,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本以为就算摔不死也得断他个几根肋骨,或许是老天开眼,也可能是我们命大,总之我们掉下去的地方,正好就是瀑布下的那一潭池水。

我们三个都会游泳,不会被淹死,但是水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带着极大的势能,水流非常湍急,底下的暗流一直冲击着我们,我们三个用藤条系在一起,难免互相牵拉,施展不开泳技,这样下去会游泳也得被淹死。

我掏出藏族小刀,急忙将各自身上的藤条切断,然后朝水流平缓处游去。

我第一个上了岸,李胖子和胡贵也都相继出了水,李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喘着气说:“经历今天这事后,我发誓我再也不参与任何形势以及任何借口的登高活动!”

胡贵拧着湿漉漉的衣服埋怨道:“跟着你们,我的小命早晚不保!”

“嘿,要不是你先被风吹跑了,我们两个至于掉下来吗,贼倒先喊起抓贼来了。”李胖子揪着胡贵的领口,瞪着眼道。

“这。。。这怎么能怪我,要不是你提议咱三个绑在一块,你们能被我扯走吗,你自己埋下的祸根,怨不得别人!”

“别吵了,有那闲工夫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走吧!”我观察了下周围的地形,全是平坦茂密的原始森林,到哪似乎都是一样的,现在这里视野开阔,还能认清方向,进入原始森林后就没那么容易辨认了。

胡贵不客气的推开李胖子,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到了这时候得看我的了,别急,等到晚上我们就能知道怎么走了!”

胡贵虽然人不怎么样,好歹也是玄阴风水的传人,我知道他是要夜观星象以确定冥殿的方位,风水又称为“堪舆”,“堪”为天,“舆”为地,风水乃天地之术,上乘之学,我们尝尝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来形容某人学识丰富,足见以前真正的风水师,多么有能耐,只是到了近代,风水学中多以地形地物做为选宅择穴的依据,天星在风水学中的功用,逐渐被人们淡忘,玄阴风水做为独特的风水大派,以“堪天”见长,是所有风水流派中对天星阐述的最为透彻的一支。

现在太阳已经开始下山,如果这时候匆忙进入森林,走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与其像没头苍蝇一样黑灯瞎火的乱找,还不如先休息一晚上,等胡贵弄清了方位,再走不迟。于是道:“好吧,今晚就不赶路了,就地休息一晚上,明早再走!”

距离潭水不远处有一块巨大的花岗石,离地面两米多高,石面平整,我们找了一堆的干草铺在上面,做为休息的床铺,因为这里有水源,晚上也许会有野兽过来饮水,我们在花岗石上还是挺安全的。

李胖子抚着肚皮笑嘻嘻的说:“自从在溶洞中吃了些盲鱼,往后就没进食过,白天那一吓,更是让我消耗了大量体力,要不,咱整点果腹的吃食?”

经李胖子这么一提醒,我和胡贵也都觉得饥肠辘辘,于是决定进入森林,看能不能打些野味吃吃。

李胖子到树上折了三根俩拇指粗细一米多长的树枝,把顶部削的尖尖的,做为我们捕猎用的“武器”,在部队的时候扔手榴弹我是一等一的好手,扔镖枪可不怎么在行,李胖子说交给我吧,以前高中在体育队的时候练的就是这玩意,没看到我长的肩宽腰圆的。

森林里的小动物不少,可都贼机灵,还没等靠近就风似的跑了,隐进了树丛草丛之中,追都没法追。李胖子眼下已经错过了一只獐子,两只狍子,和三只野鸡,心中焦急上火,嘴里发着狠道:“这些个小崽子,别让你李爷我逮到,不然把骨头都给你嚼烂了!”

李胖子用树枝拨开一团浓密的草丛,一道雪白的身影躲在碧绿之中,特别显眼。

“雪兔?”胡贵惊喜道,雪兔是一种体型比一般兔子要大上一倍的兔子,眼前这只算是同类中的大个,跟个小猪崽似的,雪兔的特点是没有长长的耳朵,浑身毛发雪白,一般生长在亚寒带针叶林和针阔混交林带,肉质精瘦,细嫩鲜美,营养丰富,全身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近年来这东西被城里人看上了,进山收兔的人不少,都卖到城里高档的餐馆酒店去了,价格不菲,因为大肆捕杀,雪兔的数量逐年减少,很多地方都有价无市。

李胖子挽起袖子,心里直乐,想着今晚有烤兔吃了,拿着长矛的手还没举起来,机警的雪兔就察觉到了危机,猛的一转身,李胖子没来得及出手,兔子早蹦的没影了。

在森林里晃悠了半天,连个野兔子毛都没捡到,李胖子那倔劲又发作了,怒道:“他奶奶的,你不就一兔子,被我李爷吃算是你的造化了,还跑什么跑,爷我今天是吃定你了!”说完朝雪兔逃逸的方向追了过去。

李胖子真是铁了心要吃兔子肉,一直在后边紧追不舍,我和胡贵也在他后面跟着,不知不觉就窜进了森林深处,我觉的不对劲,旁边的树木越来越高大,浓密的枝叶把阳光都挡在外边,天色变的昏暗起来。

不能再追下去了,要是迷了路走不回去就麻烦了,于是我喊道:“胖子,别追了,回去吧!”

李胖子被雪兔惹红了眼,也不知道他是没听见还是不想搭理我们,瞧见兔子一个拐弯蹦进了前面一块空地,扭着宽臀也跟了过去。

雪兔慌不择路,看见空地上有个小洞就躲了进去,李胖子跑到洞前,拍了拍手,边喘气边说:“哈哈,这回看你往哪跑,今晚的烤兔子肉是吃定了!”

李胖子光顾着追兔子,没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况,其实这不是一块空地,我和胡贵赶到的时候,见到地上杂乱摆放着的石像,不禁睁大了眼。

这些石雕作品都是古代兵士的模样,而且姿态都令人匪夷所思,一般来说,如果是想雕刻一件人类或动物作品,雕刻者都会做一个造型,以求突出物品的神韵,但是这些石雕,全无造型可言,有些动作看上去毫无意义,比如有个人匍匐在地上,头仰着,嘴巴和眼睛都瞪的老大,如果不是在这里,我一定会以为这是某个现代艺术师的作品。

“乖乖,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类石雕,谁放在这的?”李胖子看到石雕,跟我们一样惊讶,暂时忘记了洞中的兔子。

胡贵走上前,用手抚摸着一座张大口做疾呼状,神情惊恐,姿势若要奔走的石像,惊叹道:“这些作品做的真是极为细致啊,仿佛能看到肌肤的纹理,尤其是表情,刻画的太逼真了,一定是大师级的雕刻师才能做出这样的作品,只是造型太写实了,就像。。。。”

“就像什么?”李胖子问道。

“就像真人忽然被人点了穴道。”我走上前去,围着石像仔细打量摸索一番,确实除了姿势怪了点外,就是一件非常完美的石雕作品。

我忽然想到什么,退到十米开外,再看一遍这些石雕群像,终于明白了这些石雕想要表达的意思,我招了招手,示意李胖子和胡贵过来,让他们看看我的发现。

李胖子和胡贵站在我的角度,往石像群望过去,终于明白了,也都惊呼道:“原来如此!”

早前我们看石像,是以非常近的距离在观察,虽然把石像的细节都看得很清楚,却是把石像看作一个个体,我把距离拉开,就把整个石像群都收入眼中,这些石雕像,但看一个是看不出什么的,要把它们整合成一个整体去观察,才能了解雕刻师的意图。

这些人像石雕,姿势各异,神态不同,但都表达着同样一个信息:落荒而逃!没错,如果石像是真人,那么他们一定是碰上了让人极为惊恐的东西,或许是敌人,或许是巨大的野兽,总之这个“东西”让他们争先恐后想要逃跑,有的跑太快跌倒了,有的互相推搡拉扯,避之惟恐不及,都很狼狈。

“是哪个艺术家在原始森林腹地摆上这么一群雕像,用意何在?”李胖子满腹疑惑。

别说是李胖子,我和胡贵也想不出个头绪,我再走近石像跟前,用手轻轻摩擦着石像的表面,感到有些奇怪,石像的质地看上去像花岗岩,摸起来却没有花岗岩的质感,硬度似乎也不大够,石像的外形很像我在洛河河底看到的,从服饰到兵器,都很像。

我望向石像的眼睛,因为我一直觉得这些石像真是刻画的太逼真了,不知道为什么给我的感觉是活生生的人,特别是眼睛,仿佛能够转动。。。

是错觉?刚才石像的眼睛似乎真的动了一下,我的手吓的往回一缩,揉揉眼睛再一瞧,依然觉得眼睛虽然形似,还是少了生命的光彩,不知何故,心里有些骇然。

李胖子忽然叫道:“你们快过来看!”他正蹲在一座倒在地上的石像前,用手指在石像背上轻轻划弄着什么。

我近前一看,还是看不出什么,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森林中光线更加晦暗,是以我问道:“怎么了?”

李胖子摆手让我们也蹲下来,到了跟前我终于发现了,石像的背部裂开了一道小缝,缝隙非常细小,却从中流出一丝*的红色液体,宛若此人背部被划了一刀,流出殷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