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悬疑>>完全历险手记>>第十三章 地下溶洞

第十三章 地下溶洞加入书签

我睁着双眼紧张的望着四周黑暗的丛林,握枪的手沁出一层汗水,撑了一阵后实在太累,眼皮架不住往下倒,只好叫醒李胖子,叮嘱他几句,完了回帐篷,躺下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我太累了,累的连姿势还没调好就睡过去,结果隔天起来落枕了,脖子只能左转不能右转,一动就生疼。

李胖子说我昨晚睡觉打呼就像打雷一样,极具气势,我抬头看了看天,依然阴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降下一场大雨。

杨教授问胡贵离冥殿还有多远,胡贵挠着头说:“这可不好说,依咱的速度,应该离断魂之门不远了。”

“断魂之门?”一听这名字就不吉祥,怕是另有一番艰险在等着我们。

胡贵点头道:“没错,断魂之门是妖尸冥殿的入口,但凡想要进入冥殿之人,必须要舍弃生命,冥殿中只有死人才能进去。”

我道:“依我看,断魂之门肯定布满玄关巧括,咱要活着进去,怕是没那么容易!”

李胖子这时倒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来:“来都来了,总不能在这打退堂鼓,就是阴曹地府咱也得硬着头皮往里闯,谁在这时候害怕谁他妈不是纯爷们!”

说完饶有深意的望着张晓东,张晓东原来听我们说断魂之门有多危险,脸上就有了几分惧色,可被李胖子这么一瞅,心里有些不服气,回道:“看着我干什么,我又没装熊,到了断魂之门我第一个走前面,谁也别跟我抢!”

李胖子耸着肩膀一脸坏笑,杨教授说:“现在不是论谁胆大的时候,咱快上路,看这天,怕是要有一场暴雨啊!”

杨教授说的没错,我们上船走了没多久,天色就愈加阴沉,浓重的黑云在我们头上翻滚,远处传来低沉的雷吼声,这个季节,正是多雷雨的时候。

一阵凉爽的狂风吹袭过后,瓢泼的大雨说下就下,霎时间豆大的雨点倾盆而落,打在脸上睁不开眼,天地一片混浊之色。

雨势这般大是我们始料不及的,看来是没法再往前走了,风劲雨急浪大,再不赶快靠岸,船都有可能被掀翻了。

我扯着嗓子朝李胖子喊:“快靠岸,船撑不住!”

风声雨声雷声交织在一起,我喊了三遍李胖子才听清楚,他比了个OK的手势,操纵着舵柄让船朝岸上驶去。

我们的船是老船,本来就不比新船结实,早些时候还被巨口鲶鱼一通乱撞,早就“负伤累累”

,这会又在水中被浪抛来抛去,终于承受不住,开始有散架的迹象。

我让李胖子把马力开到最大,话说完没多久,听到一声木头断裂的脆响,船底下破出一个大洞,水源源不绝的灌进来,大伙拿着所有可用的容器往外泼水,但也是杯水车薪,根本来不及,眼看着船一点点的沉下去。

这时候本来就够急的了,张晓东忽然指着前面惊慌失措的喊道:“快看!”

要不怎么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大漩涡,像张开的魔鬼的嘴巴,将我们的船慢慢的吸引过去。

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赶紧催促着大伙往外拨水,好让船能开快点。可是已经太晚了,我们的船离漩涡越来越近,船上进的水也越来越多,我牙一咬,心一横,冲大伙喊道:“船不行了,赶紧跳河,尽力往岸上游!”

胡贵说:“那船上的东西怎么半?”

“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东西,别犹豫了,跳吧!”

刚一跳进水里,就感受到漩涡的强大吸力,仿佛有人抓着双脚把我们使劲往后扯。雨大浪凶,根本找不到岸,只能朝着吸力的反方向奋力游,只要不被吸进去,那就是安全的。

可是渐渐的双手越来越乏力,根本对抗不了漩涡的强大吸力,现在的情况是往前游一米,倒退两三米,我水性最好尚且如此,更别说其他人了。

体力终有耗尽的时候,身体像虚脱了一般,手脚似有千斤重,被拉扯着旋转,仿佛要被扯进无边的地狱,我头晕直犯恶心,想吐却又吐不出来,感觉有东西堵在胸口,耳边的声音渐小,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脑袋中终于没有了眩晕的感觉,身体像躺在一张冰床上,潮湿坚硬且阴冷。

我睁开眼,却什么也没看见,就像从灯光辉煌的地方,忽然走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密室里,眼睛有失明的感觉。

那一刻我下意识的认为头部可能撞倒了东西,导致眼睛看不见了,因为我的头一直在隐隐作痛,就好像有人拿着锤子时断时续的敲着头。

我心里着实惊慌了一阵,好在过了一会眼睛就渐渐适应了环境,开始看到一些淡淡的线条。

不知道身处何处,四周很安静,只听到细细的水流声,难倒我被冲上了岸?怎么可能,明明是被卷进了漩涡里,而且大雨过后应该星月交辉才是,看天这么黑,像泼了一层浓重的墨。

正疑惑间,旁边忽然响起李胖子的声音:“猴哥,伱在不?”

我惊喜万分,有红军找到同志的感觉,差点就涕泪交加了,连说:“在!在!你怎么样,其他人呢?”

李胖子呻吟了一声,似乎是爬了起来:“我还好,一些皮外伤,其他人不晓得,咱是不是掉到了阴曹地府啊,怎么这么黑!”

“我也不知道,哎,胖子,你跳河的时候不是背着包吗,包里有防水电筒,你快找找!”

“哦!”李胖子应了一声,可过了一会又沮丧的说到:“我背包没了,估计是被水冲走了!”

我循着李胖子的声音摸爬着到他身边,说:“别急,在旁边找找看!”

我们摸着黑,像个半瞎子一样在旁边胡乱摸索,找了一会李胖子忽然惊喜的说:“找到了,找到了!”

“快,把防水电筒拿出来!”

李胖子在包里一通乱摸,终于找到了防水电筒,傻不愣噔对着我就照过来。

在黑暗的环境呆久了,忽然被防水电筒的强光这么一照,就像在正午十二点拿眼睛对着太阳,差点没把我照晕过去,我急忙遮住眼睛喊道:“李胖子你个彪子,别照着我!”

李胖子赶紧将防水电筒照向别的地方,我眼睛像蒙上了一层白布,闭上眼睛也是白茫茫的一片,过了一会才慢慢好转过来,我正要埋怨李胖子两句,他却大声说道:“猴哥,看天上!”

李胖子叫我看天上,其实就是让我抬头往上瞧,他一急话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其实哪有什么“天”,我们头顶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钟乳石,地上也有不少,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

旁边有一条小河潺潺流过,这是洛河的地下暗河部分,杨教授说原始森林里的地形复杂,洛河上游有不少的分支在地表以下,难以寻觅,看来我们是被漩涡冲进了其中一条地下支流里。

我和李胖子在四周寻找张晓东胡贵和杨教授,可是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影子,或许他们成功的逃出了漩涡,游到了岸边,也可能顺着水流被一直冲到下游,如果是后一种情况,怕是凶多吉少。

李胖子嗓音颤抖着问:“猴哥,他们不会遇难了吧?”

说实话我心里也没底,他们三人的水性都不好,张晓东甚至还不大会游泳,确实让人担心。

光站着担心也没用,还得继续往下找,现在只能寄望于他们被水冲的较远,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

我和李胖子收拾好包裹,捡起一些连带被冲上岸的物件,其中就有失而复得的藏族小刀,登山索和刘三爷送我的紫金鱼鳞甲,商量了一下决定顺着水流的方向走,一来为了寻找其余的三人,二来溶洞的地势低,往回走要爬几十米高的峭壁,石壁光滑垂直,我们就是多长出两条腿来也爬不上去。

我们一路走,小心避开地上凸起的钟乳石,要不是情况特殊,还真想停下来好好看看这些大自然的杰作。

钟乳石其实是碳酸钙的沉淀物,含有二氧化碳的水进入石灰岩,溶解其中的碳酸钙,然后顺着岩壁滴下来,这个过程中随着水分蒸发,二氧化碳逸出,碳酸钙再次变成固态的沉淀物,久而久之,就形成如石柱石笋般的钟乳石。

钟乳石每年增长不到两毫米,看这溶洞之中的钟乳石粗大且各具形态,除了石柱和石笋,还有竖琴状的,云状的,珠帘状的,各式各样,有趣之于让人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李胖子的手电筒往溶洞里一照,还真以为进了哪位神仙的洞府,美轮美奂,惊艳异常。

走了一会发现前方没了路,需得绕过一块光滑的石壁,没办法只能从水中游过去,反正现在全身都湿透了,也没什么顾忌了。

一下了水我和李胖子才知道错,暗河的水温极低,浸在其中像针刺般难受,我看李胖子的嘴唇已经被冻的发紫,上下排牙齿不停拍打在一起,“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