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悬疑>>完全历险手记>>第十章 隐宝

第十章 隐宝加入书签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搞不清楚张晓东所指何物,他也不说话,用手在胃袋下方一阵猛抠,竟然被他扯出一个如拳头大小的乳白色光滑球体。

张晓东到河边用水把球体洗净,露出它光滑洁净的外表,他兴奋的说道:“这就是我说的隐宝,这东西可值钱了!”

李胖子在一旁已经支好帐篷准备睡觉,听张晓东这么一嚷嚷,又跑了出来,接过那宝贝翻看不止,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这就是你说的隐宝?看上去果然不同凡响,不是俗物,不是俗物!”

李胖子光看还不过瘾,又放在嘴里咬了一口,那东西太硬,只是啃下一些粉末,但李胖子忽然两眼放光,惊叹道:“还真是个宝贝,只是吃了些末子就觉得神清气爽,一股凉气从头顶通到脚底,舒坦!”说完还要再试。

张晓东忙拉住李胖子,说:“可不能这么吃,这宝贝品性阴寒,一般是搭配红枣枸杞等补药一起熬煮,不然吃了容易体虚,一旦多吃还有可能寒气侵体而死。”

李胖子一听不敢再试了,说这宝贝得留着,回了城里磨成粉,包成一小包一小包的卖,取个名就叫“爽身粉”,不定价,谁出的钱多归谁,一包少说也卖个万儿八千的!

我一听乐了:“还‘爽身粉’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卖痱子粉,小心让工商局的把你给抓了,回头一毛钱也挣不到!”

李胖子正要回嘴,胡贵忽然从旁边跳出来,冷不防抢过李胖子手里的隐宝,干净利落的放进自己的口袋,冷笑着说:“东西归我了,当初说好了我给你们指路可是有偿的,怕到时候你们不认账,这算是保证金!”

李胖子恼了,挥舞着拳头作势就要冲过去,我心想胡贵无非就是图个钱财,如果这时候惹急了他,抛下我们几个,那还怎么找妖尸冥殿,怎么找长生丹,这事少了他还真不行。

我拉住李胖子,劝道:“给他也无妨,还有用的着他的时候!”

李胖子哼了一声,狠狠瞪了胡贵一眼,跑一旁生闷气去了。

我对胡贵说:“东西可以给你,你保证一定要带着我们找到长生丹!”

胡贵望了我一眼:“这我可不敢保证,要知道我们去的地方可不是什么酒店戏院,找不找的到还得看运气,总之,尽人事,听天命!”

有胡贵这句话就行了,这事搁谁心里也没底,我回头又安慰了李胖子一番,他倒不是真贪这宝贝,只是看不惯胡贵的嘴脸,心里有些不乐意。

时间不早,我让大伙支起简易帐篷,收拾收拾就睡了。这一觉醒来,睁开眼已是艳阳高照,耳边满是森林里野鸟的鸣叫,好不热闹。

我正要起身,忽然听到帐篷外杨教授的一声惊呼:“都别睡了,快起来瞧瞧!”

“怎么回事?”杨教授几乎刚说完我就走出来,其他人也都第一时间赶到。杨教授正站在距离帐篷两三米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河边,神情莫名惊恐。

我循着他的视线看去,所见之景象让头皮发麻,心里着实后怕——昨晚上我们捞上来的那条大鲶鱼,已经被吃的只剩骨架,内脏还留下一些,不过也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分不清是大肠还是小肠,太阳底下一晒,那味道简直臭不可闻,招来了不少苍蝇,嗡嗡嗡的响成一片。

张晓东捂着嘴,到一边干呕去了,李胖子也看傻了眼:“乖乖,这是什么动物,神不知鬼不觉就把我们的大鱼给吃没了,怎么就没对我们下手?”

“你们过来看!”杨教授指着河边一排奇怪的脚印冲我们喊。

这些脚印很大,有点类似鹰爪,脚趾前端都尖锐细长,并不是熊瞎子或野狼的脚印。

我问杨教授:“杨教授,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知道这是什么动物?”

杨教授沉思了一会说道:“看脚印有点像某种蜥蜴,也许是大型的食肉蜥蜴,你看脚印的方向,是从水里上来的,可能是水巨蜥,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五爪金龙。”

张晓东捏着鼻子问:“既然它把鱼都吃了,为什么不吃我们?”

“可能是食腐性的蜥蜴,只吃死肉,不吃活物。”我说。

“那也未必,鱼那么大,整个吃完就很不可思议,也许是吃饱了吃不下了,才让我们逃过一劫。”

胡贵急切的说:“那我们还等什么,快收拾走人啊,一会大蜥蜴就过来吃早餐了。”

杨教授说水巨蜥不攻击人类,但有了先前的经验,我们还是不敢怠慢,取了食物帐篷上船,赶紧上路,刚躲过了巨口鲶鱼的攻击,可不想再被水巨蜥包围。

越往前走森林越密,河道也越窄,两岸开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花花草草,经常可以看到前来喝水的各种野物,其中不乏个性暴躁的肉食动物,刚才就看到一只宽背大棕熊在河边捕鱼,经过的时候一直瞅着我们,冲锋舟引擎的声音似乎让它有些迷惑,我们手心都捏了一把汗,害怕它一发怒冲过来,就是再给我们几只鸟统也不管用啊。

胡贵得了宝贝,心情似乎大好,开始跟我们吹当年如何风光,十里八乡的人都找他去算风水,出尽风头,后来又是如何的凄惨度日,感慨人情冷暖,世事无常,我心里倒有些同情起他来。

李胖子对昨晚的事还耿耿于怀,言语间少不了对他的冷嘲热讽,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谁也不饶谁,耍的都是嘴皮子功夫。

我听得心烦,赶紧插话道:“胡贵,你的师公雷涵之后来怎样了?”

胡贵说:“后来?后来被救下来,在靠山村躺了一个月才好。”

“再往后呢?”我觉得这么传奇的人物一定还有故事。

胡贵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忽然一拍大腿说:“你不提这事我还忘了,当年听我师傅讲过,他后面说的断断续续,隔的时间又太久,我真一时没想起来。”

“快说!”我催道。

“别急,先让我整理整理!”胡贵说完自顾沉思了一会,我们都没去打扰他,直到他自己开口说话:“我师公雷涵之当年被救下来后,在靠山村养病期间,越想越觉得这段经历有些蹊跷,他在风水方面有相当的研究,特别是玄阴风水,精通七十二相卦术,说来惭愧,比起我师公,我知道的只是皮毛!”

李胖子这时也不忘挖苦他:“就你那三脚猫的风水技法,也就能胡乱混口饭吃!”

胡贵没有反唇相讥,他只是回瞪了李胖子一眼,又接着说:“我师公回想起当日遭遇日本本的地方,有许多残垣断壁,还有一些石雕的人形和鸟兽立像,不过都已是残破不堪,没有一尊是完好无缺的,当时光顾着逃命,体力虚弱,就没往深处细想,现在回忆起来,倒像是一处古迹。”

雷涵之之后又去遍阅古籍,从当地的县志到民间传说,发现当日所到之处,很可能和传说中秦始皇的妖尸冥殿有关。他利用七十二相风水卦术,再根据书中所描绘,结合自己的经历最终确定了埋藏妖尸大军的墓地。

雷涵之决定前往传说中的极煞之地,不过并不是一个人,当时他还有个在省城当考古专家的朋友,姓萧,叫什么胡贵说太久记不得了,姑且就叫他萧先生吧。

他们俩个一拍即合,当下就决定一同前往,期间两人经历了什么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雷涵之连他的儿子也就是胡贵的师傅都没有说起,不过据胡贵的师傅回忆说雷涵之回来后一度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达一个月之久。当日村民见到雷涵之的时候,是在玄影湖的旁边,他浑身湿透,眼神呆滞,孤零零的一个人站着,那位萧先生并没有跟他一起,后来从雷涵之口中得知萧先生已经遇难,大家都很惋惜。

雷涵之从原始森林回来后一直深深自责,他变卖了城里所有的家当,把筹得的巨额金钱送给了萧先生的妻子和儿子,自己带着一家子从城里搬到了靠山村,过上清贫的日子,目的就是想减轻心里的愧疚。

后来雷涵之忽然患了恶疾,不久后也归了天,临死之前他把儿子叫到身边,千叮万嘱将来切不可用七十二相风水卦术寻找风水大脉,只可以帮寻常百姓择些良宅佳穴,能有口饭吃就行,混不下去就改行,千万不能打大型地下墓葬中的宝贝的注意,说完就咽了气。

杨教授对这一段故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一点没有之前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虽然胡贵的故事吸引人,但杨教授眼中的热情,似乎太过了点。

胡贵说到萧先生遇难一段,杨教授忽然插话道:“雷涵之有没有说萧先生是怎么死的?是意外还是被害,雷涵之当时怎么不救他?”

胡贵被杨教授一下子提出这么多问题吓到了,他支吾着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不是当事人。听到这段故事的时候我才十五岁,都三十年过去了,细节我实在记不大起来。”

杨教授一脸失落,似乎心事重重,我们望定了他,他也自觉有些失常,打着哈哈说:“我只是比较好奇,搞学术的都喜欢穷根究底,职业病!”

雷涵之在原始森林里的经历一定极不寻常,很有可能他们找到了妖尸冥殿,并且进去了,但是发生了一些意外,让萧先生丢了性命,雷涵之也因此深受刺激。不知道雷涵之和萧先生在冥殿中遭遇了什么,但是很有可能他们的经历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大伙虽然没说出来,心里还是添了几分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