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悬疑>>完全历险手记>>第七章 七十二相卦术

第七章 七十二相卦术加入书签

戴着白手套穿着黑色马靴的日军大佐走到小兵跟前,冷笑着缓缓抽出军刀,脸上杀机顿现,刀子瞬间刺穿了小兵的心脏,鲜血如泉水般汩汩涌出,小兵挣扎了片刻,便再也没了气息。

雷涵之胸口一阵气闷,一口滚烫的鲜血急喷到日军大佐的脸上,雷涵之乐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洪亮异常。日军大佐恼羞成怒,一刀刺穿了雷涵之的左大腿,雷涵之咬着牙挺直了身板没有倒下,日军大佐又在雷涵之的右腿上刺了一刀,雷涵之的两只脚就像两条血柱,不停往外冒着鲜血,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知道眼前这丧心病狂的日本军人不打算让自己轻易死去,一定还会更加严酷的折磨自己,与其受敌人羞辱,还不如自己了断痛快。

雷涵之顺势倒下,事实上他也已经站不住了,他抽出小兵腰带上的野战匕首,对准自己心脏正要一刀来个痛快,忽然看到日军大佐脸色骤变,变得痛苦异常,发出阵阵惨叫,手拼了命的往背后拗,看上去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并没有看到他的背上有任何东西。

再看其他的日本兵,也都像着了魔般怪异,不停的上窜下跳,哭喊声震天,现场真是诡异之极。

雷涵之发现不知从哪钻出了许多的绿色小虫,越聚越多,现场笼罩在一片诡谲的绿光中,忽然一只绿色小虫飞到日军大佐眼前,往他的脸上喷出一股绿色的浊液,日军大佐的左半边脸立时腐败溃烂,露出森森白骨,让人看得心惊肉跳,日军大佐的左眼珠吊着晃了两下,掉了下来,跟着人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那绿色的小虫,发现了躺在地上的雷涵之,朝他飞过来,雷涵之大叫一声,把手里的匕首当飞刀甩了出去,听到一声爆浆的声音,小虫在空中爆裂。

其他的日兵,这会也差不多全倒下了,绿色的毒虫像潮水越聚越多,已经把雷涵之包围住,惨叫也早已消失,森林重新恢复了安静,绿色毒虫震动翅膀的声音格外显耳。

雷涵之顾不得双脚的剧痛,挣扎着爬起来,从一具倒下的日兵尸体旁捡起一把美式冲锋枪,对着毒虫一阵乱枪扫射,现场飘出一股令人作恶的腥臭味。

毒虫倒下一批又跟上来一批,机枪的子弹已经快用尽,雷涵之看到日兵的腰带上还系着几个手雷,马上拾起来,拉开引信,朝着毒虫扔过去。

一声震天响,毒虫的包围圈被炸开一条通道,雷涵之不敢犹豫,咬着牙逃出毒虫的包围,跑出十几米,又往回扔了一个手雷,头也不会的逃出地狱般的现场。

后来雷涵之一个人在森林里走了几天,渴了就喝从岩石缝中渗出来的地下水,饿了就摘野果充饥,就在体力和精神都到了极限的时候,他遇到了进山采药的讨山人,这才获救。

胡贵的师公雷涵之遇到的绿色毒虫,很有可能就是尸蠰,不过他遇到不是十几只,而是成千上万只!这么多的地傀从何而来,是不是和妖尸冥殿有关系,现在还不清楚,不过这倒给了我们一些线索,至少不仅仅是依靠传说来猜测。

玄阴风水说“太阴在太阳之内,泰极而否来,吉凶不测”,意思是说最坏的风水往往是蕴藏在好的风水之内,有点像我们说的福兮祸之所倚,这跟易经阴阳转换的基本思想有些类似。

“七十二相卦术”分为“天”和“地”两部分,每个部分包括三十六相,总共七十二相。天相说白了就是占星术,以天上四象二十八星宿的星位和明灭对应地上风水及人事变换,地相则根据山川河岳,涧谷河泽之类的地理形态解释具体的风水好坏,从奇山大川的皇族龙脉,到丘陵幽壑的平民墓穴,都有详细的分析。

我们出发前一天晚上胡贵登上附近地势最高的一座丘陵,看了半天的夜空,说中央钧天中的角宿和东北变天中的箕宿在这个方位上明亮异常,沿着这个方向走,一定能找到极煞之地。

角宿和箕宿是青龙的龙头和龙尾,分别主太阳和太阴,两者本该互克,彼亮则此暗,亮度相同的情况实属罕见,代表地下风水既是大吉亦是大凶,不能不说是怪异。

胡贵所指的方位,恰恰是沿着洛河,一路指向雪莲山的方向,这样一来我们也不用担心会在原始森林里迷路,只要跟着河走就行,如果有机动船就更好了,走水路比走陆路快,还省力。

没想到我把想法一说,刘三爷就不假思索的回道:“村里正好有一艘冲锋舟,只是闲置的时间太久,不知道坏了没有。”

刘三爷说的冲锋舟,其实就是一艘改造的民用小渔船,大小坐五人没问题,船体有些破旧,有些地方木板已经被虫蛀烂了,发动机部分倒是还好,只是有些生锈。胖子以前开过修车行,对机械的东西玩的顺手,摆弄了两下发动机又能用了,突突突的往外冒着黑烟。

李胖子拍了拍手说:“这玩意只能将就着用了,实在太旧,要不是李爷我妙手回春,搁哪都是一堆废铁。

条件简陋,有胜于无,如果半道上突然坏了,大不了弃之不用,用手划也照样能走,既环保又健康,就是累点。

我们匆匆忙忙把冲锋舟该修的修,该补的补,花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能下水了。我们找了辆拖拉机,将冲锋舟运到洛河边,把船弄下了水,李胖子在上边启动发动机,那船跑的比鱼还欢。

为了减少船的负重,我们的装备尽量从简,杨教授本来就是出来野外探险的,带了许多有用的物件,比如应急手电筒,简易帐篷,刀具组合之类。此外我们还带了大量的干粮,主要是压缩饼干和猪肉干,优点是容易存放,不容易腐坏,缺点是吃多了让人想吐,不过我们不是去旅游,对食物不能太苛刻,不饿死就行。

进入深山密林,总不能赤手空拳,万一遇到危险,连个自卫的家伙都没有不就完了,所以让胡贵带上他那把进山打猎用的鸟统,也算是个防身的物件。走之前刘三爷把一个包裹塞给了我,打开一看里面竟是那件黄铜古棺里的黄金战衣,我以为刘三爷要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做见面礼,激动的语气都有些哽咽,刘三爷却说:“这东西并非黄金,而是紫金,你仔细看看?”

我瞪着眼瞅了一会,发现这件战衣虽然咋一看去有点像黄金做成,仔细辨认还是发现不同,首先它比纯金打造的要轻许多,色泽上也不那么纯正,有幽幽的紫气散发出来。

刘三爷说这是紫金鱼鳞甲,我们此去艰险莫测,尤其是要进入妖尸冥殿之中,手里还是要有些辟邪护身的宝物才好,这件紫金鱼鳞甲是妖尸身上穿戴之物,到时候有用也说不定。

包裹里除了紫金鱼鳞甲,还有一把精致的藏族小刀,这是给西藏活佛开过光的,质感很好,刀身清亮,刃口锋利,吹毛立断,是把难得的好刀,刘三爷说他年轻的时候在西藏住过一段时间,当时一位很好的藏族朋友送他这把小刀做防身之用,现在他把它送我。

最后我们还备上俩小桶汽油,那破发动机吃油吃的紧,怕不够回来的油量,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我们早上出发,下午就进入了原始森林,一路上胡贵都在跟我们胡侃他当年帮人看风水遇到的奇闻怪事,李胖子和张晓东听得津津有味,倒是杨教授在一边沉默不语。我对他突然掉进湖里一事还是感到有些奇怪,虽然他解释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滑了一跤,但是我看他的动作,并不像是失足的落水,倒像是故意往里跳的一般。

我问道:“杨教授,关于不死药你有什么看法,我们此去有没有希望找到传说中的长生丹?”

杨教授收回神游在外的思绪,笑着说道:“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不死药是不可能造出来的,我觉得所谓的不死药,就是一些抗衰老的药物,能够延缓人体的新陈代谢,让身体机能运转的更长久,至于长生丹吗,应该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药物,中华医药博大精深,有很多用药的技术现在还是科研的主要课题。”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人体每时每刻都在运动,都在消耗能量,各个器官的功能也在运动中衰老,要想“不死”,除非人体的器官停止运转,这样一来没有运动没有损耗,加上很好的保护措施,就能达到长生的目的,其实这一过程有点像动物的冬眠。

自然界中的某些生物在寒冷而缺少食物的冬天为了能安全过冬,都会选择在冬季来临前饱吃一顿后睡上一个长觉,醒来时已经是来年的春天。这个“睡觉”过程并不是普通的睡眠,而是通过降低身体的新陈代谢效率,将能量的消耗减到最低,以达到延长生命时效的目的。

延想开去,如果把人体冷冻入库封存,待几百年后再通过高科技解冻,重新恢复生命功能,这一做法不也是可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吗,事实上这已经不在是科学幻想小说中的题材,而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事件,西方发达国家已经着手建立“人体冰库”,将想要在未来复活的人冰冻其中,只是人类不知掌握人体解冻这门技术还要多少岁月,百年千年也未可知。

我又问:“地傀这种生物,杨教授可曾见过?”

杨教授摇了摇头:“我从事生物研究多年,从没见过这种小虫,如果能抓到一只样本拿回去研究,一定能轰动学术界。”

早先我们在地窖里碰到的那十几只,都被刘三爷用石灰粉杀死了,说也奇怪,毒性那么强的生物,遇到石灰竟化作一滩臭不可闻的污水。

张晓东说:“杨教授,你还是祈祷别碰见它们,到时候逃都来不及。”

李胖子揶揄他道:“怎么会来不及,是谁跑的比兔子还快,不定还吓的尿在裤子里了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