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悬疑>>完全历险手记>>第六章 招兵买马

第六章 招兵买马加入书签

胡贵冷笑一声:“极煞之地在盘古开天地之初的洪荒时代,就是地下的妖魔鬼魅出入阳间的通道,后来天上的神仙看到这些鬼怪肆虐大地,为祸人间,便降下一块巨石,堵住巨大的通道口,阴间和阳间才有了间隔。要想到达这死亡之地,首先得穿越一片浓密的原始森林,什么熊瞎子,豺狼虎豹之类的野兽就不必说了,都等着喝你们的血,吃你们的肉,更可怕的是那‘鬼叫人’,那是传说中守卫黑森林的猛兽,谁也没见过长的啥样,因为见过的人都被它吃掉了,它吃人的手法倒是有趣,听说是在你后边叫你一声,只要你一回头,这小命就算玩了。”

胡贵说到这停了一会,看我和李胖子脸上没有表情,不耐烦的说:“好吧,算你跌跌撞撞,找到了极煞之地,那里终日大雾缭绕,分不清东南西北,指南针到了那也只能当摆设,一旦走错了路,这辈子就别想出来了,最后有可能活活饿死,也有可能在你疲惫无力的时候当了野狼群的晚餐。再往前一步设想,你们历尽千辛万苦进到了妖尸冥殿,那里面神鬼莫测的机关巧括,早就恭候多时,等着取你小命了。”

胡贵的这番话,着实震住了我和李胖子,我们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如果胡贵说的是真的,那么此行就是九死一生,不,简直就是去送死,连活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全身而退了。

胡贵撇了撇嘴,露出鄙夷的神情,他以为我们已经害怕了,冲我们摆摆手说道:“回去吧,命是自己的,不为自己珍惜,也想想家里的父母吧,这小姑娘是命数已尽,你们谁也救不了,阎王要人三更死,谁也不敢留人到五更啊,这就是命。”

胡贵说完转身就要进屋,被我一把抓住:“你还别说,哥哥我信的东西不少,马克思,恩格斯,弗洛伊德都是我崇拜的偶像,唯一不信的就命,一有人跟我提命我就烦,我一烦这倔脾气就上来了,非要逆命而为,所以不巧,你这番话不但没有让我打退堂鼓,反倒让我增加了几分决心,还是麻烦你跟我们走一遭吧。”

胡贵一听脸都绿了,喊道:“你们疯了,我不跟你们一块疯,说什么也没用,想让我去,除非打死我!”

我看胡贵软的不吃,朝李胖子打了个响指,李胖子得令诡秘的一笑,从包里掏出一把开山刀,刀口闪着锐利的寒光,胡贵吓的双脚不停的哆嗦,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可不要乱来,两位爷,咱有事都好商量,这几天犯鬼煞,可见不得血,免得招灾惹祸。”

李胖子转着手里的开山刀,假装威吓道:“胡贵,我们给你两条路,一是乖乖的帮我们找到妖尸冥殿里的长生丹,二是留下你的一只手或者一只脚,我个人建议你还是把脚留着,以后行动还方便,少只手你也能将就着过完下半辈子。”

胡贵一听脸唰的就白了,哭丧着脸央求道:“两位爷,你们都是好汉,这妖尸冥殿去不得,那可是等于把脚踏进了鬼门关啊!”

我和李胖子把头扭向别处,不接他的话茬,以表示非去不可的决心,胡贵沉默了半晌,咬着牙恨道:“也罢,也罢,去就去吧,算我倒霉,碰到阎罗殿上的牛头马面了!”

我让李胖子把刀收起来,拍拍胡贵的肩膀说:“你也不用过份担心,那些只是传说,都是为了吓唬想去掘墓的人的,听说妖尸冥殿下还埋藏着不少的黄金珠宝,到时候你拎个几件出来,这辈子都花不完。”

最后一句对胡贵起了作用,他说:“那你们可不能跟我抢,到时候各拿各的,拿多拿少全凭自己手快!”

我和李胖子相视一笑,这事就算搞定了。

回到卫生所,刘三爷和张晓东都在,我把情况一说,刘三爷呵呵笑道:“胡贵这人吃硬不吃软,你们这一招狠是狠了点,倒也不失为一条妙计,现在该把东西都准备准备,你们尽快启程,蛇清丸的存量不多,估计安月心撑不到两个星期,如果到时候你们赶不回来,我会在最后两天派人把安月心送到最近的大医院,小姑娘的命就算拴在你们身上了。”

张晓东怯怯的说道:“我看我就不用去了吧,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就让我留下来照顾安月心,你们看怎么样?”

李胖子一把搂住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说道:“那怎么成,你虽然不济,好歹也算是个帮手,帮我们提提行李包裹什么的也算是做贡献了,咱三个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到哪也少不了你!”

张晓东的脸上勉强挤出笑容,只是那笑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旁边一个声音忽然插话道:“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

我转头一看,原来是上次被我从湖里救出来的男子,他一直在卫生所修养,我们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他递过一张名片,自我介绍说:“我是省城大学的生物系教授,我叫杨楚,这次是来做当地原始森林的生物生态调查,不小心在湖边落了水,多亏这位兄弟及时相救,还没表示感谢呢!”

“这倒没什么,不是想不开就好,你刚才说要和我们一起去,你可知道我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恕我冒昧,你一个读书人,恐怕。。。”

杨楚呵呵一笑:“这你不用担心,我经常深入各种密林洞穴进行实地考察,也算是个野外生存专家了,不会拖你们的后腿的。”

刘三爷点头说道:“多个人多份力量,杨先生是教授,又是野外生存专家,一定能给你们帮助,只是杨教授,你可要想好了,此去可是非比往常,不瞒你说,那可是有生命风险的啊。”

杨楚有丰富的野外专业知识,跟着我们肯定能帮上不少忙,我只是隐约觉得还有些蹊跷之处,理不清道不明,这是当时的一种直觉,有时候直觉不可考,却能印证事实。

洛山山脉高低起伏,绵延数百公里,就像一条巨大的屏障,把原始森林和雪山阻隔开来,往南周围全是莽莽原始森林,人迹罕至,因为其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环境,这里孕育了大量的野生动植物资源。近半个世纪来随着科学考察的深入,它的神秘面纱才逐步被揭开,各种从未见过的动植物相继被发现,例如一种外形像猫科动物却长满黑色鬃毛的穴居生物多棘獴,就属首次发现,照片一经披露,举世哗然,各种政府和民间的考察队前仆后继进入原始森林,都想要抓到世界上第一只多棘獴,可是都无功而返。山脉的北边,则是海拔在1000米以上的高原雪山,其中就有洛山山脉的主峰雪莲山,雪莲山五百米以上终年积雪,宛若披着白面纱的圣洁少女,被当地人奉为圣峰,只可远观瞻仰,不可登顶亵玩,不然就是亵渎神明,要被神明降罪的。

胡贵说,他的师公雷涵之,当年曾经是国民党陆军的一名工兵少尉,抗日战争时期在洛河一带阻击日军的一只精锐之师,无奈兵力不足,武器落后,反被日军打的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以只好撤逃到原始森林,小日本派了一支百人的小队在后面穷追不舍。两队人马在森林里多次交手,各有死伤,雷涵之率领的国民党部队由进入原始森林之前的五十人,降到只有十五个人,有的是被日军击毙,有的是被被森林里的毒虫猛兽咬死,剩下的也都个个疲惫不堪,都进来原始森林三天了,没睡过一次好觉,没吃过一顿饱饭,也不知走了多远,身边的树越来越高,越来越密,光线越来越晦暗,正午十二点的光景,却跟傍晚六点的时候差不多,看着自己弟兄衣衫破烂,满面倦容,雷涵之骂了一句:“狗日的!”,

忽然传来一声枪响,惊得森林里的野鸟纷纷扑棱着翅膀飞起来,雷涵之心里一沉,知道行踪又被日军发现了,命令大伙赶紧起身接着撤逃,其中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小兵哭丧着脸说道:“雷少尉,咱也别逃了,实在是走不动了,还不如让鬼子一枪崩了痛快!”

雷涵之一计势大力沉的耳光打在小兵的脸上,吼道:“你信不信我先一枪崩了你!”

“雷少尉,我们被包围了!”旁边一个断手的兵喊道。

雷涵之环顾四下,发现每个角落里都有日军在步步逼近,已经形成包围圈,这会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他掏出枪怒吼道:“他奶奶的,这帮小日本,逼人太甚,弟兄们,都跟他们拼了!”

一时间森林里枪声大作,鸟兽飞奔,无奈兵力相差太悬殊,十五人小队转眼只剩雷涵之和小兵两个,子弹早已用尽,怕是难以逃出生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