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仙侠>>日在蜀山>>第六章 梅雪鉴情缘

第六章 梅雪鉴情缘加入书签

陆重阳一听李宁似有托孤嫁女之意便急忙道:“伯父不可,此事本是因小侄而起,怎能让您老去犯险,不若我留下抵挡追兵,您和英琼妹妹快走。”

这时吴姓武师也说要引追兵,李宁连连摆手,“若是我去还能有几分生还的把握,你们去却是等于白白送死,最后还是一样要被敌人追上,所以此事无需再争,只希望贤侄能答应我,要好好的照顾小女!”

李英琼此时也听出事情不好,虽然没听出别的意思来,但也知道自己父亲留下,可能是凶多吉少,便嚷着要跟父亲走,老爷子只是不理,一双眼睛紧盯着陆重阳!

这照顾有多重意思,其中就有嫁女之意,可陆重阳已经订了亲事,想起青梅竹马的周轻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老爷子一脸的祈盼之色,心下不禁一痛,便应声道:“伯父但请放心,只要我陆重阳不死,一定不会让英琼妹妹受半点委屈,侄儿在此指天立誓。”

老爷子见陆重阳答应并还立了誓言,顿时心下一片轻松,再无琐事,立时额眉舒展哈哈大笑,“好,贤侄你们快往左走,我来引开贼人。”又对吴姓武师深深一拜,“吴师傅,小侄和小女就拜托了。”

吴武师面色一正,抱拳回礼道:“老爷子放心,有人若想动公子和小姐得先踏过我的尸体。”最后两边互道保重,在李英琼的哭闹中,三人两马往左面跑去。

老爷子停到路边,刚过不到一分钟便见后面黑影晃动,竟是如此的迅速。急忙挥鞭打马,往成都奔去,只要到了城里就还有生还的希望。

陆重阳三人两骑在月下疾驰前往峨眉。才跑了十几里路,吴武师便觉得后面有人追来,不觉心里都是一沉,怕是老爷子李宁已经遭了毒手。

眼看后面追兵越来越近,吴武师大喊了声“公子快走,”竟拨转马头向追兵冲去。陆重阳见此心下一阵悲痛,只得咬紧牙关,狠抡马鞭向前狂奔。

只是不多时后面贼人又追了上来,陆重阳眼见大势已去,只是想着怎么才能让李英琼脱身。

正在陆重阳心急如焚之际,突然头上传来“咦”的一声,声音特别的清晰,吓得陆重阳和李英琼一慌,差点从马上掉下来。

陆重阳寻声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道士脚上踩着一抹青光,竟停在自己头上十米处的高空。

陆重阳和李英琼都不觉的喊出“神仙!”

那道士一听哈哈大笑,围着陆李二人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的啧啧称奇,“好一对金童玉女,好,好的很,正好我和师姐一人一个。”边看边嘀咕,搞的陆李二人一阵的毛骨悚然。

他们这边一停,后面的贼人也追了上来,那道士也不理,大袖一卷,卷了二人驾着青光,冲天而去,把后面追来的四凶弄得呆立当场。

飞在高空,大地不断快速的在眼前划过,陆李二人犹似在梦中。突然前路里又闪现出两道光华,老道看得一惊,忙落了青光,正好是一破庙处,老道紧皱着眉嘀咕道:“怎么会是这里?”寻思了片刻最后还是把陆李二人带进了庙里。

这庙并不十分大,庙墙业已东坍西倒。两扇庙门只剩一扇倒在地下,受风雨剥蚀,门上面的漆已脱落殆尽。院落内有一个钟楼,四扇楼窗也只剩有两扇。楼下面大木架上,悬着一面大鼓,外面的红漆却是鲜艳夺目。隐隐望见殿内停着四具棺木。这破庙想是多年无人住持,故而落到这般衰败。

那道士飞身便把陆李二人放在了钟楼上,二人一时也弄不清这道人是何路数。陆重阳刚要做声想问,却见道人一摆手,低声说道:“此刻不是讲话的时候,适才在云路中遇见我的两个对头,一会便要前来寻我,你们在我身旁多有不便,还不如我迎上前去。这里有两枝何首乌,你们饿时吃了,可以三五日不饿。三日之内,千万不可以离开此地。如果到了三日,仍然不见我回来,你们再打算如何出去。往庙外行走时,切记不要经过楼下的庭心同大殿以内。你们只要站在楼窗上头,纵到庙墙,再由庙墙下去,便无妨碍。此山名为莽苍山,这座庙并非善地。不听我的话,遇见什么凶险,我无法分身来救,不可任意行动。要紧,要紧!”说完,放下两枝巨如儿臂的何首乌,不等两人答言,一道白光,凌空而去。两人呆呆得看着道人飞去时的身影,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钟楼之上,透过残墙便能见到一大片梅林。此刻正是梅花盛开的时节,月光如雪铺在花上,竟隐隐有反射出光晕,微风袭来,吹的花雪飘舞,满鼻的芳香。幽静仙逸的景色,使两颗不安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英琼妹妹不要担心,我想伯父一定是往城里去了,到了城里便是千家万户,就算贼人再厉害也难以找到伯父。”没想到陆重阳短短的一句话竟猜中了李宁的心思。

李英琼呆呆得望着似真如幻的梅花,两行泪痕还湿润的挂在脸上,也不知道听没听见陆重阳说话,只是轻微的点点头,又缩了缩身体,靠在了陆重阳的肩上。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时搞得陆重阳手足无措,心似捶鼓,砰的砰的直跳,脸似烘炉,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真没想到,一身男子气的英琼也会有这样柔弱的时候。今天一系列所发生的事情也确实太过惊险了些,离奇了些,连自己都有些心率憔悴,还别说一个才十六岁不到的姑娘。

肩膀上垫李英琼的头,陆重阳心里满是甜蜜。李英琼给他的感觉,就是一种很自然,不像周轻云越是爱慕就越是疏离。自从周轻云十三时两人便有了隔阂,不会像以前那样,可以随意的打打闹闹亲密无间,也不在像以前那样无话不谈。两人明明满目的爱意却只能浅浅的微笑,浅浅的问候。书不但教会了学问,也教会了如何做到矜持。而李英琼就是块浑然天成的璞玉,一切出自本心,清净无瑕。

“知道吗?”陆重阳轻轻的说着,想分散英琼悲伤的心情,“我可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英琼并没有答言,静静看着梅林花雪,陆重阳继续说道:“在我三四岁时便常做一个梦,梦见的是另一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很不相同,那里有飞机、汽车、轮船、有一种可以看东西的叫做电视,还有万里以外可以接收声音的电话,那个世界的文字和语言跟我们的也不一样,还好,意思相同,一些书和我们现在读得竟然都是一样,你说奇怪吧!还有……。”陆重阳还在不断的说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李英琼,使得陆重阳那颗一直紧紧包裹的心,此刻竟会很自然的打开了心锁,把他从小一直压在心底的秘密竟然全部的倒了出来,仿佛是压得久了,说起来倒觉得畅快淋漓。一直奇怪李英琼没有答言,低头看去,只见李英琼胸间起伏平缓,脸色安详,竟然是睡了,陆重阳不禁莞尔一笑。轻轻扶着李英琼,把她得头平缓的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小心脱去了公子外敞,盖在了英琼蜷缩的身上。外面梅花似雪如诗如画,庙里两小相偎甜蜜无间,这一夜注定让陆重阳永生难以忘记!

一声惊叫,猛的的使陆重阳惊醒,揉揉迷糊的双眼,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睡着了。抬头望去,一轮明月仍然高挂天空,再看腿上和身边却没了李英琼的身影,顿时大急起身四处寻找,没想到腿脚酸麻竟难以站立。这时下面又传来惊呼,分明就是李英琼的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