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仙侠>>日在蜀山>>第一章 缘起小雅居

第一章 缘起小雅居加入书签

四川又称蜀地,西有青藏高原相扼,东有三峡险峰重叠,北有巴山秦岭屏障,南有云贵高原拱卫,自古便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川蜀之地地大物博,人杰地灵,真丝细绸更是举世闻名,古城成都便是这“天府之国”里的璀璨明珠,几代都城的重镇。

成都为古城,四周城墙门楼高大雄伟,让人看上去肃穆庄严,城里街市热闹非凡,古玩绸缎商铺,妓馆酒楼茶肆一应俱全。

此正值午时,街市里贩卖邀客之声不萦于耳。人群中走来一父女,一身粗布的衣裳,满脸的风尘。父亲大概五十岁上下的年纪,头戴竹笠,身后背着把三尺长的阔剑,方正的脸上略显黝黑,额上几道略显沧桑的皱纹,络腮的胡须,浓眉大眼看上去虽老却更显威武雄壮,一望便知是位久历江湖的游侠豪客。

前面走的女孩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头秀发如瀑布般飘洒自如,后髻上还插了枚烂银簪,剑眉慧目,虽满身的风尘,却也盖不住姣美的容颜,如父亲一般自有一股逼人的英气。

父女二人走在大街上,父亲倒是来过成都数次,丫头却是头一回出门,来到这么大的都城自然看那都是新奇的。

少女前面东跑西看,一时都晃花了眼睛,只看得父亲不禁暗自摇头。却是怪自己的女儿没有半分女孩的矜持模样,活脱的一个假小子,这如何能找得夫婿,想起过早死去的夫人又不仅一阵的唏嘘。

要说这老人在江湖上还甚是有些名望,人称齐鲁三英。因他剑法高绝,又会使各种暗器,能打能接,江湖人送外号“通臂神猿”,实乃三英之首,北五省出了名的大侠。

年轻时专做侠义之事,爱抱打不平,自中年丧妻以来,人老心也越发的静了,已经看破这个世道,非一人或几人之力可以改变,这才应了老友齐鲁三英老二齐周淳之约同去峨嵋山隐遁。

只是身前小女才十六岁,那里忍心去深山野林里让她伴自己孤苦终老。本想给她找门亲事,有了依托自己也就放心,是山是庙自己也都看得开了。只是这亲事并非易事,老人一生行走江湖,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没经过,所以能入他法眼里的是百不存一。

而且闺女的性子他自己也知道,性情激烈,从不肯轻易服人,幼时就好武,只是老人从不肯教习。

一是女儿之身,老人觉得闺女大了终是有一天要嫁人的,为人妇,为人母还是谨守妇道的好,学些打打杀杀的本事,反来惹祸。

二是老人自己也有所觉,这么多年在江湖摸爬滚打,虽也闯出了不小的名头,随性的快意恩仇,惬意行侠,但同样也觉得自己丢失了很多温情,更不想让闺女如同自己一般四处漂泊。

一声“爹爹我饿了!”打断了老人飞乱的思绪,只见女儿一张俏丽的脸上,掃着眉,撅着嘴,两手捂着肚子,装出一副可怜相,不禁让老人即感到安慰又是无奈。

女儿自小跟自己长大,特别的依赖自己,本感欣慰,可也学得了一身的男子气,全没了姑娘家的矜持。

虽然自己也教过识些字,只是老人本是行武出身,书本上的道道最多才明白个两三分,那里又能教出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反倒是老人常在江湖行走,说的行侠仗义,惩恶扬善的话倒是居多。渐渐却养成了女儿嫉恶如仇的性格,完全改变了老人的初衷,也只能是暗自叹息,天意往往违背人愿。

老人抚摸着姑娘的头,看着女儿的一脸风尘,也有点心疼。自从家出来后就多是行走山路,驱舟江湖,晓行夜宿,他自己倒没什么,常在江湖走这样的事如家常便饭,十六岁的女儿确实受了不少的苦。

姑娘自己到觉得没什么,一路上不但没有叫苦叫累,反倒是兴奋不已,也难怪,她十六岁第一次出门,一下子便被外面的世界迷乱了双眼。且姑娘天生身居神力,一二百斤的石头,举起便能抛出三五丈远,胆子也大,性子又急,一路上让新奇晃花了眼,却也忘了辛苦。

今日可算到了成都,不用在野外度夜,老人爽朗一笑,“这些日子可是辛苦我的爱女,今天既然来到了城里,我们就去酒楼吃顿好的,再找家客店住下换洗一下,过两天你周叔叔就到了,咱们便可以动身一起去峨嵋。”

“周叔叔?可是与爹爹其名齐鲁三英的周叔叔?”

看着女儿高兴的叫着,老人笑着拍了两下她的头,“正是,听说他也有一女,这次可能也会带来,倒是你要老实些,有点女孩家的样,别给爹爹丢脸!”

老人脸一唬!姑娘根本不怕,头一扭,又开始四处踅摸着酒家饭庄,老人只好无奈的摇摇头。

成都里酒家饭庄可以说是最多,四处林立,而且这父女俩走的又是正街,到处可见高档的酒楼,门前的小二也是四处的拉客,隐约也能听见酒楼里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似是一天里这些个饭庄就没有缺人的时候。

也难怪,成都里本就是外地客商云集之地,有贩卖丝绸的,井盐的,茶叶的,古玩玉器的,有往里倒的也有往外卖的,四处都是恭喜发财的声音。

老人皱了皱眉头,这些大酒店进去都要花不少的银子。虽然自己还频有些银两,但也不想给人宰了肥羊。而且他也知道,在这里吃的多是华而不实,往往价钱高出别地三四倍。再说也不喜欢这样吵闹之地。

如此爷俩就又往前走了两趟街,突然女儿拍手叫道:“爹爹你看,那里有座古楼,却不知道做什么的?”

老爷子顺眼望去,不禁敲了女儿额头一下,“什么古楼,那里是座酒楼,不是和你说过了吗?门前挂红幌的就是饭庄!”姑娘吐了下舌头,自顾嘀咕道:“都是酒楼怎跟那些家就不一样,怪模怪样的。”

老爷子一笑,也确实,此楼看上去奇古,不过却不破败,尤其门前十丈处,不知从那里引来的活水从此流过。三四丈宽的小河上一座小石拱桥,犹如玉石堆砌。近看处,水里更是青莲红鲤,岸上一排垂柳随风摇曳,仿佛让这一条小河,一排翠柳便隔开了这市井的喧哗,显得古楼特别的幽静典雅。

老人笑道:“就这吧,闹市之中能有如此清净之地,看来店主也并非俗人。”另一方面也是老人觉得这古式酒楼并不是很大,也没有其他酒楼那样金装彩画,门前也冷清的很,看来也不会被人宰了肥羊,奇怪的是竟连迎客的小二都没有!

抬头看,楼上挂一白色素匾,题为“小雅居”,窗下又一白璧,壁上有词,“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南有嘉鱼,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

翩翩者鵻,烝然来思。君子有酒,嘉宾式燕又思。”

父女俩都不是饱学之人,那里看得懂其中意思。尤其姑娘看得皱眉撇嘴,哼了一声“爹你看,这店主一看就是个小气之人,连这店名也叫的小气,还“小雅居,”不如我说叫大雅居,这才够大气,够威风,爹,你说呢?”

老爷子也觉得店名小气了些,不如自己姑娘的“大雅居”叫起来爽利。不过老爷子却知道,这些文人就爱书本里面的条条道道,只怕这名字也不是随便起的,可能还是有些出处的。便赶紧叫女儿闭嘴噤声,怕是被别人听见闹出笑话。

还真被老人猜对了,这“小雅”是取自诗经,而白璧上面的词则是诗经小雅里面的“南有嘉鱼”,大概意思是说,主人设下酒宴,宾客饮酒其乐融融的场面。

父女进得门来,迎面有一宽大的翠屏风,上面绘着奇花彩鸟,边上又有诗词。父女俩也不懂这些,索性也不看了,转过屏风后,不禁让父亲有些傻眼,原以为店里没几个人,没想到却是高朋满座。

酒楼内甚是宽敞,窗台梁柱都是红松杉木,桌宴之间具是异草鲜花。座位却不多,大概有那么十多桌,再看桌椅具是红杉香檀木料,桌上了除了酒宴,中间都摆放着一坛盛开的奇花。此饮酒如赏花,会宴如食雅,真可谓是雅中之雅,宴中之极!

再看宴中之食客虽然文人、商人、官员尽有,看上去也不是都很富贵,只是每一桌都会轻吟细语,显得涵养极高。

老爷子也算是闯荡江湖数十年了,还是头一回让他有了心切的感觉。这样的摆设,这样的器具,光看这红杉香檀木料桌椅恐怕就价值不菲,估摸着这一套也得千两银子才能买的下来。桌上的器具都是精致的陶瓷,虽然不是镶金戴银,但连他这个外行人也能看得出来,恐怕价值还要在真金白银之上。

此时老爷子不仅头上暗冒虚汗,面上也开始渐渐有点潮红。连一向说话大声爱咋呼的丫头也感觉气氛十分的压抑,也知道此处不是随便喧哗的所在。

如此场景父女俩确实有点尴尬,有心转身就走,又怕丢不起这个人,可是待在这里,只怕这一顿饭就得要了老人的所有积蓄。最后老人心里一叹,还是走吧!这里也没人会认得自己是谁,也不怕能传出去。虽是如此,但到底心里别扭,暗里不住的骂道:“到底是那个混账开得如此奢华的酒楼,偏又外面看上去如此的寒酸,这不是存心整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