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玄幻>>破魔之境>>第四节:破阵

第四节:破阵加入书签

“听不懂嘛!我叫你快走啊!”这下换成男孩发火了。“你有病!”西尔维斯狠狠的瞪了一眼,气恼的走上前来,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臂,便欲将他扛上肩头。岂料邋遢男孩却一抖手,身子一缩从他手中挣脱出去,瞪着那对大眼睛发火道:“大嘴怪你这个蠢货!那群人马速度那么快,你带着我肯定跑不掉!你快走,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人而已,用不着你陪我一起死!你即使哪有干我也不会感激你,只会鄙视你!”那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十分勉强的坚强,竟不敢直视西尔维斯的双眼,侧向了一边。“快走!我去引开他们,你一个人的话肯定跑得掉。”男孩转过身嘟囔道,就欲向着那人马的方向奔去,却被西尔维斯一把按住肩头。

男孩回过头,便看到西尔维斯微笑的脸庞,“小家伙,装什么呢,这种事可不是你这样的孩子该面对的,再说了,要是别人知道我丢下一个孩子落跑,那我岂不是没脸见人了。”他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安慰道:“这事该由我对付,放心吧,我们不会死的。”

邋遢男孩抖动的双腿停了下来,他眼中隐有泪光,那原本强装的坚强在剑舞者温柔的话语下失去了伪装,他直视着西尔维斯那平静的双眼,心中激荡,但当他的目光瞥到他的大嘴时,却又噗嗤一笑:“噗,说的威风,配上你这大嘴却只让人感觉滑稽,哈哈。”西尔维斯也笑了起来,而此时身后那条路上已经可以听到人马的蹄声,人马群正在靠近。

“去,找棵树爬上去。”西尔维斯转过身去,轻轻扬了扬手。

“那你呢?”

剑舞者嘿嘿一笑,抹了抹那被大嘴挤得变了形的鼻梁:“嘿嘿,我当然在下面对付他们啊,瞧着吧,没问题的。”

“你疯了啊?”男孩愕然的问道,他原本以为西尔维斯肯留下来是因为想到了什么脱身之计,却没想到这大嘴男子竟打算以一敌众,硬碰硬的与人马一战,这在他心中无异于以卵击石,当即吓了一跳。

“放心吧。”肩头的黑猫跳了下来,轻盈的走到了男孩的身边。“他可以的,我们还是先上树吧,免得拖累他。”说罢便蹭蹭几下,灵活的爬上了树梢。男孩还欲多说几句,但看到西尔维斯已拔出剑刃,摆出迎战之姿,而远处的蹄声也越来越近,当即一跺脚,“这是你自己不躲的哦!可别死了!不然我一辈子都看不起你。”接着便手脚并用,慌张的爬上了边上的树,与那黑猫一起躲在了高处。

这阴暗的森林中,全无光线,偶然经过的人根本不会发现躲藏在树梢上的孩子。男孩藏身完后,还欲开口劝说几句,却被黑猫的手势打断了,那金色瞳孔的小黑猫气定神闲的望着下面。“他没事的,这些家伙他能对付。”

蹄声如雷,短短半分钟时间,那人马匪帮便追了上来,林中不断闪出一个个高大的身影,嘶叫声中有人发现了这站在林中的男子,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招呼之声,这二十余半人马都向着这个方向袭来。

“啊呀!这次运气眷顾了我!让我来杀掉这蠢东西!”一个年轻的半人马一马当先,双手挥着长矛便兴奋的冲了过来,他额头上缠着的飘带在脑后猎猎作响。“死吧!”年轻人马双手一交,那修长的长矛便直指位于林中的西尔维斯,高速奔跑中的半人马竟又再次加速,伴随着可怕的冲力直直冲向那一脸戒备的西尔维斯。

枪尖一亮,身形一错。

邋遢男孩惊慌的想要喊出声时,却被黑猫捂住了嘴。“放心吧,他没事的。”男孩惊魂未定的看向下方,这才发现黑猫所说的并没有错,西尔维斯依旧站在原地,保持着那个姿势,只是两把剑刃上却不知何时多了些许鲜血,为那闪烁的刃光添上了几分狰狞。

那执枪冲锋的年轻半人马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的向前冲去,还未冲出多远,便栽倒在地,他那下半身的马体身侧被割出一道修长的伤口,正汩汩喷涌着鲜红的血液,连内脏都流了出来显然已是无法活下去了。

一时间林中人吼马嘶,那正冲过来的半人马群一见同伴惨死,便刹那间分成了两派,一派放缓脚步,十分自然的包围住西尔维斯。而另一派则是几个年轻人,年轻气盛的他们一见伙伴身死,愤怒的根本不管其他的,嘶吼着向着西尔维斯直冲而去,这样的半人马一共有四人。

躲在树梢之上的黑猫微微蹙眉,这个位置让它清楚的看到了那四个人马冲来的身影,“糟糕!”那四个人马并非他们模样上的鲁莽,竟然在冲锋时协调住脚步,快速的结成了一个箭矢阵,前方一人手持战斧突前,身旁两人形成双翼,手持长刀掠阵,而后方则还有一个眼光毒辣的半人马手持长矛,正冷静的盯着那微微弯腰的西尔维斯,显然假如对手勉强招架住三名同伴的武器无暇他顾时,他便会用手中的长枪戳穿对手。四人状似鲁莽,却在没有言语沟通的前提之下,在短短几步之间便结成一个攻坚之阵,这人马匪帮果然不一般,此时的黑猫也不禁担忧起下方的伙伴,不知他又会用怎样的方法破解这样的困境。

西尔维斯凝神静气,双手依旧在微微抖动,他知道自己还没有从之前那半人马头子雷霆一击中恢复过来,要以这样的身体去对付如此强敌,他必须慎重小心。

来了!

箭矢阵直冲而来,西尔维斯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冲在最前的那名半人马脸上嘲弄的笑容,那表情就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死去一般,那人马高举沉重的战斧,高呼一声斩了下来。西尔维斯双脚一蹬,整个身子向后急退,躲过了这一击,那人叫了声好,又将那斩入地面的巨斧高高举起,能在高速行进中如此娴熟的操纵战斧,实非一般。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西尔维斯会一直退后,以避开对方的锋锐时,剑舞者却反其道而行,急退之时双脚猛的一踩地面,竟不退反近,直冲向那最前方的半人马。当先的半人马自然没有预料到他有如此动作,手中巨斧才刚刚举起,根本来不及斩下。

“想的美!”危急关头,侧翼的半人马手中长刀有如雪练,横向劈来,直劈向那正冲来的西尔维斯。将他的前路完全封死,要是对方继续冲锋那必然会中上一刀,要是对方止住身体,则又会继续面对那高高举起的战斧,这半人马的箭矢阵可谓变幻无穷。

挥出长刀的半人马·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神采,那人不躲,好,那便受死!什么!怎么可能!他愕然的张大双眼,直直的看向上方,之前眼见自己的长刀便要立下首功,却没想到那大嘴男子在就要被击中之时,以手中双刃接连劈出两刀,各自击中自己劈出的长刀,而后他竟借助这反冲之力止住前冲之势,翻转身子在自己长刀之时重重一踏,跃上空中,而人马的长刀则被这一踩,压到了地下。

“嘭!”中间人马的战斧再次劈落,这一次又落了个空,他愕然的连忙抬头看去,昏暗的夜幕之下,只能看到微微一些闪光,而那闪光正冲向自己!

“小心!”那外围围观的半人马高声疾呼,但还是慢了一步,从天而降的西尔维斯手中双刃毫无阻拦的斩入当先人马的后背,将他当场杀死!一时之间人仰马翻,这当先之人死去出乎预料,身后那人来不及减速,一下子便撞到了那因为惨死而不再向前的伙伴身上,他唯一来得及做的只是将手中那长枪调整角度,这才没有刺入自己伙伴的身体。

“啊!”耳中传来一声惨呼,那手执长枪的半人马正撞得晕头转向,他晃着脑袋这才注意到自己长枪似乎刺中了什么,定睛一看,吓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之前他调整枪尖,以避免戳-入前方尸首时,因为那一撞之力,手中长枪不由自主的脱手向前刺了出去,这一刺却正好刺中了那侧翼上持刀伙伴的后背。

“不,不,我不是故意的!”他惊慌的看着那被自己刺中的伙伴怨毒的目光,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心!”耳畔传来预警声,但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觉得后腿一痛,接着啪的一下摔倒在地,接着一道黑色的幽光便直劈下来,下一刻他已失去了知觉,成为了一具尸首。

西尔维斯将黑色剑刃拔了出来,轻轻的甩了甩,鲜红的血液滴落在脚下,令人震惊无比。周围围观之人都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他们清楚的看到就是这个嘴大如斗的人类,在短短几秒之间便破解了那让人畏惧的箭矢之阵。

他先是一退,避过锋芒正盛的战斧,又快速变向,不退反进,抓住那当先之人手中战斧来不及攻击之时欺身,侧翼的半人马连忙挥刀斩去,想要瓦解他的攻势,却不料自己这一刀反倒是成全了对方,他以手中双刃接连劈落,卸下长刀之力,接着翻转身体在那长刀之上猛的一蹬,高高跃起,再次避过那巨斧的斩击和人马阵的冲力。接着又在众人惊呼之下,从天而降,杀死那手持战斧当先之人。接着这大嘴男子身如鬼魅,再次一踏,避到了一边。那位于后方的人马来不及止住去势一头撞到了那惨死的伙伴身上,而他勉强改变方向的长枪则刺入了那因为兵刃被踩还来不及提上速度的半人马伙伴,将他杀死。

而后那大嘴男子又从后方斩断长枪人马的后腿,进而将其杀死,这短短几息之间,结成箭矢之阵的四个半人马竟惨死三人,唯一剩下的一个显然也被伙伴的接连死去吓得失去斗志,畏惧的躲在了一旁。

场上一阵安静,死一般的寂静,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将那站在中间低着头的男子衬得有如鬼魅。

“放箭!射死这个混蛋!”那独眼人马最先回过神来,高举手臂,发下命令。其余半人马这才反应过来,双目赤红的嘶吼着,纷纷拿下背后的长弓。引弓搭箭,这些半人马动作娴熟,在那指令下达的第三秒便已射出了手中箭矢。

西尔维斯微微一惊,连忙向后急退,躲入了那三具人马尸体之间,以半人马尸首去抵挡那纷如雨下的箭矢。三具人马尸首,正好将他的身形彻底遮蔽,一连串破空声中,便听到了一声犹如雷霆的怒吼。“都住手!”那是那强壮的半人马首领的怒吼,一声怒吼之后,所有的半人马都放下了手中的长弓。他们箭壶之中只余下一半的箭矢,前方的那几具尸首则已变成了刺猬。

西尔维斯悄悄探头望去,发现所有人都放下弓箭,这才重新现身。

“你很好。”半人马头领走向场中,手中长斧斜斜的指向西尔维斯。“你很好!”他又重复了一声,眼中放出兴奋的异彩。“能在包围圈下依旧冷静的战斗,还以这样的方式攻破我手下儿郎的进攻,并且杀死他们!单是这点,我便该为你鼓掌了!啪!啪!啪!”他竟真的鼓起掌来,响亮的掌声在这血腥的场中显得格外不搭。

“看来之前我那一击你本也可以躲过,是我侥幸击中你了,哼哼,厉害,我塔里木佩服你!”半人马头领竖起了大拇指。

西尔维斯不知他到底是何用意,只是戒备的看着四周,一旦看到有人举弓,他肯定立即重新躲起来。

“这世上能让我佩服的人不多,单是凭借这点,我便不欲与你为敌。”那半人马头子长叹一声,四蹄轻轻原地踏着。“大家都以为我只是一介莽夫,那便太小瞧于我!如今之际我们人员削减,以没了过去的声势。要是现在再极力想要杀掉你,我想即便真成功了,那我们也会受到极大的损失,到了那时,我匪帮再无重振之机,所以我不杀你。”半人马头领话音一落,周围的人马都脚步乱了起来,他们窃窃私语着,那望着西尔维斯的双眼依旧充满仇恨,但随着一阵讨论,他们也慢慢接受了自己头领的意思,一个个重新将长弓背在背上。

“虽然如此,但我也不能如此轻易放过你!”那人马头领忽而提高声音,高声喊道。“如此强敌,可遇不可求!我塔里木一生英豪,能遇上如此对手,哪有不战之理!”怒喝之下,那高大的半人马头领顿时气势大盛,场上一片肃然。

“来!让我们战上一场!无论输赢怎样,我都不会再难为你。你们听着,即使我死在他手中,你们也不能为我报仇,立刻离开。泰尔丝!我要是死了,这群惫懒家伙就由你指挥,以后该怎么做好好计划,别再徒劳送死了!”

场上顿时喧闹起来,周围的半人马纷纷开口,有的加油鼓劲,有的极力劝阻,还有一些年轻的则开口请战。

“够了!成何体统!你们还当我是不是老大!我还没死,难道现在就不想听我的了!?”沉重的斧柄在地面之中重重一顿,闷响之后周围一片安静。尽管那些半人马脸上表情各不一样,各怀心事,但都没有再次开口。

“怎么样,你看如何,我不如你,但你受我那一击之后还没恢复过来,这点我十分清楚,这样的话我们就相对公平了。”半人马头领不经意的瞥了瞥西尔维斯的手脚,剑舞者见他看来,便微微使劲,尽量控制着自己手脚的抖动,他心中明白,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如今的自己还没有从那雷霆一击中恢复过来,并不是最好的状态。

“唉……”西尔维斯长叹一声,开口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我二人也没有必要再做拼斗,不如我们各走一边,不再管对方,这样难道不好吗,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又是何必呢?”

“哈哈哈,年轻人,说的在理,但有些事情并非完全如你想的那样,强敌鲜有,如有一遇,必死战,这是我族人古训,我身为武人能够遇到这样的对手,正是兴奋之时,哪有不战而退之理,好了,少说废话,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他抖擞精神,握紧手中巨斧,慢慢的走向前方。

(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声叹息,这本书写到这里,已有一百五十多万字,我花费了几近半年时间与心血去写自己第一本小说。但如今的成绩却只能……让人叹息。思前想后,总结经验,最终还是决定将这本暂缓,暂时放在一边。人的精力与时间有限,尽管我心中不愿,但还是只能做这样的决定。毕竟干这一行如果看不到与自己付出相对应的回报,总会令人心冷。几个月时间,有激动,有高兴,但更多的还是落寞。我是一个孤独的写手,就连与读者的沟通都少得可怜,很多时候我都怀疑自己的书到底有没有人看……这种感觉很糟糕,非常糟糕,我不知道自己精心编织的剧情获得怎样的评价,是好也好,是坏也好,都没人反馈于我……所以我只能决定暂时放弃了,唉……

这么多时间里,我早已对笔下的人物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这是我的第一本书,处女座。从目前看来,要是真正完结,起码需要到三百多万,可到了那时,我肯定饿死了……原定的计划中,西尔维斯来到虚空位面,再过几月便会遇到受那雪山强者之战同样来到此处的两名伙伴,他们会一同暂时在虚空位面展开冒险。而之后的剧情还有地下篇章,还有剑圣洛迦所经历的一些事,巴尔也会在身体重创之后缓缓站起,修伊也会在再次醒来之时更为精进。兽神将与古神的战斗会继续下去,而父神之所以离开的原因也会慢慢揭晓。但…这些只能是计划了,真要写下去费时费力,目前来看,吃力不讨好……唉……

这么多时间里,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对于我这样的新人,还是写一本相对轻松的小说为好,慢慢打起名气,所以下一本计划会写一本风格轻松幽默的网游题材,等到有余闲的时候会慢慢填这个坑的。说了那么多,只是恳求各位的原谅,希望大家明白一个无名写手的苦衷,写了那么多字我是顶着多么大的压力……假如大家觉得还想看,可以将这本收藏起来,等到更新之时会有提示。假如大家还对我这样一个废材写手留有期待,还请到时关注下我的新书。空有前言无语,不知如何说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