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玄幻>>破魔之境>>第二十三节:庆祝

第二十三节:庆祝加入书签

天寒地冻,皑皑的白雪如同厚实的棉被,将整片山林笼罩其中。冬日的山林凄冷的毫无生气,没有鸟叫,没有虫鸣,往日热闹的小动物早已躲藏在它们各自的小窝中长眠,食用着过去积攒的食物,来渡过这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树梢之上,偶尔会露出几只肥松鼠毛茸茸的脑袋,它们都是被积雪压断树枝的声响所惊醒的,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样子着实令人忍俊不禁。

“吭哧,吭哧。”十几个罩着厚重兽皮的男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这厚实的积雪中缓步行走,每踏出一步,都格外小心。他们手持弓箭长矛,一个个都穿的极为严实。那走在最前端的男子陡一举手,身后的十几人便立刻停下脚步,伏低身子。那领头人探头探脑的查看着前方的山林,遥远的山沟之中,能够看到几个巨大清晰的足印,他欣喜的向后方的伙伴们点了点头,打了几个十分特别的手势。接着他便高高举起右手,那身后的十几个瓦齐人立即箭上弦,矛过肩。

“放!”随着那人一声令响,十几只箭矢唰唰唰的射了出去,这些瓦齐寨的精英猎户们都擅长使用手中那种古老的硬木弓,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凡的弓射本事,每每一箭刚出,另一箭已搭上弓弦,娴熟的举动另人叹服。远处的山沟中传来几声沉闷的哀嚎,紧接着地面就开始发出阵阵规律的震动。“小心些!全都分散!大家伙生气了!”领头的瓦齐人高声喊道,身后的伙伴们一个个都如泥鳅般灵活的没入山林之中,分散在这大雪笼罩下的密林躲藏起来。

一根根箭支连绵不断的向着那吼声传来的方向射去,那哀嚎声此起彼伏,沉闷而压抑。“都躲起来!别让它发现了,我们跟它耗!”不知何处传来的男子一声喊,随后四处的瓦齐人便轻笑着吹着口哨,各自收起手中的武器,或是灵敏的攀上大树,或是寻到隐蔽之所躲避起来,一转眼便消失不见。

“嗷~”一声凄厉的嚎叫声中,一只身中许多箭矢的巨大野兽猛的撞上了一颗大树,大树被这巨力一撞,抖落下大堆的积雪,竟整个倾斜向一边,无数枝条在这一撞中抖落下来。这是一只巨大的野猪,大的极为离谱,如同战象般的巨大身材,另它每一次迈步都能引起一阵令人心悸的震动。尖利的獠牙尖刀般刺穿那厚实的大树,将这三人合抱的树木戳出了两个大窟窿,这巨兽全身棕黑,浑身上下长满了钢针般的鬃毛,背上还长着青灰色的青苔,在白雪点缀下显得分外滑稽。

它四肢粗短而有力,有如树墩,那一身结实的腱子肉,蕴藏着无数力量,强壮无比,猎户们锋利修长的箭矢扎入它的身体,没入一半,却似乎并没有真正的伤害到它,反而只是激怒了这粗暴的野兽。沉闷的咆哮声中,它将刺入大树的獠牙拔出,那树应身而倒,搭在了边上另一颗大树之上,险些砸到树梢上那名躲藏的猎户。大野猪大力的扭转起它那巨象般的身体,每动一下都会掀起一地雪花。

“爷爷,这猪儿也太大了吧!”璞玉族少女紫玉吃惊的捂着嘴巴,远远眺望着那远处山下正疯狂肆虐着的巨大野猪,连连惊叹,此时的少女一身洁白的貂皮大衣,高贵优雅,再加上她清丽白皙的脸庞与那不时露出的狡黠淘气表情,让边上年轻的瓦齐山民都连连侧目,偷偷多看几眼。

“呵呵,是啊,这大家伙大是大,可太蠢了呀。这蠢东西自己没有准备好食物过冬,饿了便出来糟蹋我们的粮食,唉,给我们的人民造成了许多损失,还吓坏了好几家的老人。不得已之下,只得除去它呀。”说话的老人外表精干,须发皆白,却依旧龙精虎猛十分精神,他便是目前瓦齐寨寨主——过去昆丁部长老昆亚罗,一个半月勤勉的整顿规划另遭受巨挫的瓦齐寨终于重新走入了正常的轨迹,他也因为这段时间勤勉的工作获得了几乎全寨人的支持,如今正是寒冬腊月,往年山民每日窝在家中饮酒蹿门之际,他却不得不带着众多侍卫与寨中技艺不凡的猎户们来对付这为祸一方糟蹋了几家农夫的巨大野猪。

“那那些小哥们能对付得了这大家伙吗?”紫玉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一脸好奇。

“紫玉妹子,你就瞧着吧,我瓦齐寨多的是好男儿,哪会怕这小小野猪~”昆无惑一脸泰然,他的发言赢得了不少身旁侍卫的支持,他们欢呼着观看着山下的狩猎。

狩猎已进入高潮,瓦齐寨中那些技艺超群的猎户一个个身如鬼魅,在这白雪皑皑的密林之中上蹿下跳,每每现身,他们手中的弓箭投枪便会在这巨大野猪身上留下一道道新鲜的伤痕。那被激怒的野猪双目赤红,咆哮着试图追赶那伤害自己的人类,但这陡坡根本不适合它加速奔驰,那生长密集的树木为它造成了许多麻烦,每每眼看着就要追上了,那些可恶的人类一闪身,便会笑着躲在树后,而野猪钻不过树木的缝隙,只能泄怒般撞着大树。

这边还没赶上,屁股后面又连中几箭,等它转过身去时,那些狡猾的猎户已经跑远,有气没处使的野猪愤怒的咆哮着,在原地不断转着圈,将周围的树木都撞倒,却无法伤到那些灵活的猎户,那大猪莽撞而徒劳的举措只引得山上众人阵阵高笑。

“看啊,紫玉妹子,那猪儿这下没得跑了,今晚可以尝尝这新鲜野猪肉了,要知道这肉可鲜着呢,特有嚼头。”昆无惑得意的笑道,滔滔不绝的述说着这猪肉的美味。一旁的紫玉只是善意的微笑着,紧紧盯着山下的情景,并未回答。山下传来一阵翻腾的欢呼声,在长达一个小时左右的狩猎中,那巨大野猪终因伤势过重,体力消耗过大而倒下,它粗重的喘着气,那赤红色的猪眼也没了过去的神气。箭矢虽然无法伤到它的根本,但如此多的箭矢也能缓慢的结束它巨大的生命,如今的它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起码中了上百箭,这些密集的箭伤一点一点剥夺了它的生机。

随着一个猎户爬上它巨大的身躯,用那锋利的猎刀刺入它的大脑袋,结束了它苟延残喘的生命,山上山下便化作欢腾的海洋,几十个瓦齐人高唱着嘹亮的异域山歌,兴奋的踏着积雪向下奔去,这巨大的猎物被山民用锋利的刀刃切割成块,搬回寨中,作为今晚宴席的主菜。

灯火通明的山寨之中,到处都是兴奋的山民,他们高举着海碗,大口饮着那呛口的烈酒,唱着跳着,为自己的新领袖欢呼着,这是近段时间瓦齐寨中最热闹的一晚,是推翻那狗王统治后人们最放开的一夜。昆亚罗当选寨主之后因为山寨遭受重创,并未风光大办,如今一切都已踏上正轨,虽称为丰收宴,但大多数山民已将这场宴会作为新领袖的庆功宴。这一晚无数美酒佳酿被兴奋的山民从家中搬出,搬到广场中,快乐的民众们高声唱着歌谣,跳起民族风的婀娜舞蹈,为未来的美妙生活高歌着,为这能够带来美丽未来的可靠领袖高歌着。婀娜的瓦齐少女笑着翩翩起舞,引来一个个青年的赞叹之声,这些美丽的少女们丢开了过去身上的羞涩,大胆的展示着自己精湛的舞技,吸引着青年才俊的目光。

家中的腊肉美食被端了出来,一个个瓦齐人都热情的招呼着身旁的山民,让这些熟悉或是陌生的瓦齐人尝尝自己的手艺,每每获得赞誉便如同吃了蜜般高兴,当那大锅烹煮的巨型野猪肉被强壮的侍卫们一锅锅抬出来时,这广场的气氛更加高涨。他们美美的喝着肉汤,大声赞美着自己新的领袖。昆亚罗微笑着连连起身敬酒,这老人已喝的满面赤红,依旧眯着眼大口喝着。

紫玉笑着婉拒了许多人的邀舞,这些热情的瓦齐男子都想邀请这美丽的异族少女与自己共舞一场,但几十人都惨遭拒绝,就连昆无惑也遇到一样的结果。“大哥们,饶了我吧,我真不会跳舞~你们自己跳吧。”淳朴的山民并未继续刁难这俏皮的少女,吆喝着转身邀请其余的姑娘,一同高唱热舞。“几位大哥,你们也去好好庆祝吧,我回去看看几位同伴,没有危险的。”紫玉微笑着劝说那些被派来保护她安全的侍卫,那些侍卫原本碍于指责并未多喝几碗,此时正一个个眼红不已,这热闹的气氛渲染下,无论是多么严肃的人都会想要欢笑,想要庆祝,紫玉的话有如一个命令一般,将这些拘谨的男子彻底放开,一个个高歌着进入了这欢乐的海洋。紫玉微笑着看着这一切,轻轻包起一些食物,回绝了周边几个山民好意的请求,然后转身向着山路上方迈步走去。

“嘎吱”,木门打了开来,紫玉嬉笑着走入这温暖如春的房舍之中。房屋中十分温暖,与那屋外的寒冬有着鲜明的对比。“呀,紫玉来了。”坐在床头的金发少女微笑着放下手中的书籍,罩了件衣服便起身迎了了过去。“米姐,怕你们饿着,给你们送吃的东西来了~”

“嘻嘻,傻丫头,早就有人给我们送食物了,哪会饿着,快,坐吧,外面冷吧?”

“不冷呢,今天大家伙儿都那么高兴,我都忘了冷是什么滋味了,嘿嘿。”她俏皮的说着,耳朵根红红的,十分可爱。

“真是个傻丫头。”米帕莉宠溺的轻点着紫玉的额头,笑着为它倒了杯茶水。

“紫玉来了,呵呵,难怪那么热闹。”墙上的布帘掀起,一个绿色的身影从侧室走了出来。

“罗维,你今天精神可真不错啊!”看到那绿兽人精神奕奕的出来,紫玉连忙起身招呼。

“呵呵,在这里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别说别的,我估计我现在比没受伤前还重。”兽人的话语引来两个少女一阵嬉笑,紫玉兴奋的将今日一同去狩猎时看到的一些事情分享出来。米帕莉与罗维微笑不语,安静的听着她滔滔不绝的话语,不是点头应允几声,分享着她所带来的美食。

“那猪啊,可大了,跟屋子似的。要是换成我,我肯定吓得不敢动。然后就看到那些男人一个个咻咻咻……”她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那令她兴奋的话语,手舞足蹈的样子引得一阵窃笑。

“你们先聊着,我给巴尔送些吃的去。”米帕莉起身,端过一些食物,招呼一声便走向布帘另一边的屋子,看到她起身离开,那滔滔讲着的紫玉便戛然而止,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还在抖动着的布帘,皱起那纤细的眉毛,压低声音问道:“罗维呀,巴尔叔叔怎么样了?”

原本憨厚笑着的绿兽人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他放下手中的干果,轻轻叹了一口气:“唉,那余毒是清了,但……之前中毒过深,他又勉强自己作战,现在那身形暴瘦了那么多,我看着都难受啊……唉……就跟个骨架子似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过来啊……”

紫玉抿了抿嘴唇,担忧的看了一眼那重归平静的布帘,布帘内里有着她所关心的同伴们,但自从巴尔醒来之后便要求别人不要进入其中打扰他们的休憩,这十几天内也只有寥寥几人进入,紫玉便不在这几人之中,伙伴们深怕她看了难受,不愿让她看到那消瘦的巴尔与依旧沉睡不醒的修伊。

“紫玉送来的,吃点吧。”米帕莉微笑着递过手中的食物,关切的看着那坐在床上一脸沉寂的大汉。巴图尔人转过头来,善意的点了点头,颤抖着伸出那双手,接了过去。那双曾经强壮无比,战胜许多强敌的健壮臂膀,如今消瘦的犹如麻杆,隐隐能看到包裹在其中的骨头。那曾经战无不胜的巴图尔战神如今已瘦弱的令人无法相信,毒素侵身,蔓延到全身各处,那瓦齐神医费尽心机,连续治疗几天几夜,才终于将他体内的余毒逼尽,不再有生命危险,而重新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他已经完全换了模样,消瘦的令人不忍细看。

宽广的背脊塌了下去,强壮的手脚,干瘦如柴,原本可以轻松举起巨石的他,如今连吃饭都会不住颤抖。米帕莉眼中含泪,连忙侧目看向别处。她怕自己眼中的泪水会为这个过去另众人安心的伙伴带来忧伤。

“不要哭。”巴尔温柔的低语着,他轻轻拿起一块卤肉,颤悠悠的放入口中,嚼了起来。“我还活着……”他一边嚼一边说,话语沉静,就像是在述说不相识的路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一般。“我还活着,那便没事,我会重新站起来的,对吧。”他笑了笑,大口的嚼起那劲道的肉块,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

“嗯,你一定会的……!”眼泛泪花的米帕莉激动的附和着,她轻轻拍了拍那大汉瘦削的肩膀,将食物放在他的面前,缓步走向房间的另一头,在那里,一个少年依旧在沉睡。米帕莉走到床边,温柔的为他掖了掖被角,轻轻的将他额头的发丝整理了下。修伊,这个一向坐不住,全身似乎有着使不完的活力的少年,正沉睡在此,昨天这般,今天这般,明天也这般……少年沉睡了近两个月,他体内的毒素早已被排除干净,但他却依旧未曾醒来,那神医七叔每日都会来此探查,但依旧无法说出他为何至今还未醒来,那个原因,谁也不知道。

“梵还没回信吗?”房子那端传来巴图尔人低沉的提问,米帕莉轻轻答应了一声:“嗯,第二封信还没回,不过应该也没那么快,我想再过几天就会收到了。”

“嗯,那就好,说不定等她的信回来了,修伊也醒来了。”

“但愿吧。”米帕莉轻笑着回头,“上次去信时不就如此,那时你还没醒来,等到收到她的回信时,你已经醒了,说不定这次也是如此,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她宠溺的刮着少年笔挺的鼻梁,自言自语道:“笨小子,早点醒来呀,你不知道我们在担心你吗……”少年双目紧闭,呼吸平缓,睡得正酣。

今年的冬天,很冷,很冷,连绵的大雪让瓦齐山寨都掩在积雪之下,没有人能够明白这次的冬天为何会如此冷,但人们也不再抱怨,在新的领导者领导下,尽管物资并不丰富,但依旧挺了过来。欢笑着庆祝着的瓦齐山民心中有着对未来的希冀与憧憬,在祝福声中喝的烂醉。雪花缓缓降下,又将这山寨笼罩在银光素裹之下。

(更正,第七章独行现更正为蚀心之馆篇,明天开始更新第八章,讲述西尔维斯与谁谁谁与谁谁谁一同在虚空界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够多留言,多讨论。多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