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玄幻>>破魔之境>>第一节:雪林

第一节:雪林加入书签

漫天的雪花随着那时而凛冽的寒风飘舞着,无声无息的落在森林的土地上,遮住泥土,积满树枝,覆盖大地。林中白惨惨一片,凄寒而寂寥。阴沉的天空之下没有月光,昏暗的只能隐隐看到林中树木的轮廓,光秃秃的树枝早已没了绿色,此时被那积雪压得微微倾斜,毫无生气。

雪已经下了很久,很久,如同不会结束一般……

一棵早已枯死的大树底下,透出了一双明亮的金色双眼,那灵动的双眼狡黠的眨着,安静的看着这林中那窸窸窣窣的降雪。它悄然无声,伏低了身子,紧紧靠近那温热的怀抱。夜晚总是漫长而寂寥的,如同这棵早已枯死的大树一般,它曾有过朝气蓬勃的时刻,曾有过绿意盎然的过去,但如今的它便如同这森林中的夜晚一样,死气沉沉,毫无生气,只有那枯死的树洞之中,还有着些许作用。

小黑猫安静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灵动的双眼轻轻眨着,安静的欣赏着这千篇一律的雪景。它并不喜欢这雪,寒冷而潮湿,出行不便,更何况再美的事物连续看了八九天也终究会腻味,此时此刻,离它离开瓦齐寨已有九日之多,而这九日,漫天飞雪从未停止,让这异界小猫格外烦躁。

它颤动着耳朵,细细的听着,它的听力很好,可以清晰的听到那森林之中飞雪飘落的声音,它晃了晃耳朵,慢慢坐起身来,有神的双目眨动了几下,它听到了远处的枝头上,一只鸟雀醒来的声响,听了一阵它便没了兴致,又继续伏低身子。

讨厌黑夜,讨厌雪天,讨厌寂寞……

如今的小黑猫在离开了那之前与之形影不离的璞玉族少女后,明显觉得些许寂寞,紫玉是个很典型的顽皮姑娘,怕寂寞的她总是会找寻着各种各样的话题与小黑猫分享,那时的它或许会不耐烦的闭上双眼,但如今它却有些怀念那咋咋呼呼没个安静的女孩,起码她不会那么无聊。

它安静的伏在那里,耳畔只能听到那男子有序而轻微的呼吸声,黑猫明白,他总是睡得很浅,稍有动静便会惊醒,所以即便轻敏如它,也不敢随意乱动,男子只有在睡梦之中才可能有些许宁静,它并不愿扰乱这份宁静,所以它只能如过去那般,只是缩在他怀中,安静的等待黎明的到来,等待他的醒来。

等待总是那样漫长,漫长的让小黑猫想起了在地底的时光,那时自己似乎也是这样,只能悄然的等待,只是想比那时的毫无希望,如今的它起码有了许多盼头,毕竟天总有亮的时候,而人亦有醒的时分。

等得累了,它便回过头去,打量打量西尔维斯的睡颜。他闭着双眼,靠在那树洞安静的睡着,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似乎正做着梦,鼻息轻微,甚至还不如雪花飘落的声响来得大。看着看着小黑猫的目光之中便流露出了些许忧色——他太疲惫了。即便每日都是那样看似不知疲倦的赶路,但小黑猫依旧能感受到他目光深处中的那抹疲惫,它不会说,但却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也将担忧深深的藏在心中。

他变了,不再像是那在地底城中见到的那个总是嬉笑着吊儿郎当的男子,他的笑容少了,眉间锁得更紧,胡子也长上了许多,邋里邋遢的模样再无过去的清秀。他的目光总是那样游离,让人猜不透到底在想些什么,而他的行动也如此,只是漫无目的的在这无尽山脉的庞大森林中走着,却似乎完全没有终点,小黑猫觉得,他与其说是在寻找什么,更像是在躲避什么,而他又在躲避什么呢,它很想知道,却又不愿开口问。

小黑猫就是如此,如果你愿意讲那么就开口讲,它会做最好的听众,但你不愿意讲的话,它也不在乎,因为……它真的不在乎……起码它是这么想的……

西尔维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黑猫并不知晓,久别重逢的那一刻,他逃避的双眼和那胡乱的话语便已让它明白了它所要做的一切,于是它跟了上来。并非是想陪陪你,只不过是可怜你而已,黑猫如是想着,这一跟便是九天,从未离开。

九天之内,它已彻底熟悉了这变得陌生的西尔维斯,他总是沉默不语,看似满怀心事,胡乱的奔波在这积雪的森林中,毫无目的,犹如一只没头的苍蝇。他的目光总是不断变换,时而迷惑,时而杀气腾腾,下一刻或许又变得如同过去般无辜,那种目光是小黑猫最为熟悉的,而如今,似乎也已鲜少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

他沉默寡言,不再如过去那般总是嘀嘀咕咕,说些有用没用的话,而是变得如同那覆盖着整片森林的白雪一般,寂静而冷漠。小黑猫并不在乎这样的变化,对它来说,只要他还活着,那便够了,所以它依旧跟着,对方安静的时候它也安静,对方开口的时候它便答上几句,高傲的犹如贵妇人。

他鲜有开口,但每每开口,多是询问黑猫的话语,问些对方是否觉得疲惫,又是否觉得饥饿。每当这时小黑猫总是会晃动着尾巴,轻声的回答,让那埋头赶路的男子停下身来,寻找些食物。但男子并不明白,这古神赐予的身体,完全不畏寒冷饥饿的影响,根本对这些外在冷酷环境没有太多感触,小黑猫这样做只不过是想要让他休息休息,或吃上点东西。如果不是自己这样做,或许这搂着自己的西尔维斯永远不会记得这些事情。每当这时,它又不禁有些怀念那在地底城中的西尔维斯,他总是抱怨腿酸又或是饥饿,虽然聒噪,但鲜活了多。

黑猫安静的看着对方那平静的睡颜,眨了眨那金色的双瞳,它侧过头去,看向那摆在一旁,紧紧倚着男子身体的双刃。双刃造型奇特,曲线优雅,一黑一白,古朴灵动。它并不知道这两把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奇怪武器的来历,在西尔维斯失踪之前可没见过。尽管看起来不像凡品,但黑猫依旧发自内心的厌恶这两把武器,灵敏如它,自然能够感受到那双刃中透出的戾气,强大可怕,另它心生慌乱,每每接近之时便会感到内心的烦躁,变得十分不适。

黑猫曾经对剑舞者说过自己的感受,那时的它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听了这些话语的西尔维斯,男子咬了咬下唇,如同过去他经常做的那样,然后微微低下了头,小黑猫从他低头的瞬间捕捉到了他目光之中的无助,而那天夜晚,当西尔维斯休息时,两把双刃终于从腰间解了下来,但并没有放到别处,只是放在身旁,依旧倚着身体。那时不明所以的黑猫从他的目光之中读出了歉意,一丝它不明白的歉意。

那晚,满腹疑虑的黑猫开始行动了,它悄然无声的跳下地去,忍受着心中焦躁的情绪无声的挪动着那古怪的双刃,趁男子睡着之时将那双刃挪到一边,不再挨着对方。接下来的时间,原本睡得极浅的西尔维斯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香甜的似乎犹如过去的他一般,正当黑猫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满意之时,那正睡得香甜的男子的眉头却皱到了一块,他颤抖了起来,胡乱的抓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那胸口的剧烈起伏显示着他睡梦中的情绪变化,直到他痛嚎一声,睁开双眼惊醒过来,一把抓住了那被黑猫搬到一边时的双刃之时,他急促的呼吸才缓缓恢复。

那一夜,黑猫从惊醒的男子眼中读出了痛苦与挣扎,他不发一言,只是紧紧的抱着那颜色迥然不同的双刃,轻轻的颤抖着,直到黑猫晃着尾巴,跳入他的怀抱他才恢复过来,转而抱紧那娇小的身体,轻轻呢喃起来,耳尖的黑猫从那毫无意义的呢喃声中听到了一个字眼——“对不起”

那一夜,黑猫明白了过来,眼前的这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已经离不开这两把古怪的双刃了……片刻都不行……

它见过这双刃的刃身,那是离开瓦齐的第三天,在雪地中跋涉着的西尔维斯遭遇了两名不速之客的截击。那是两只长颚胡狼,一种山中常常见到的动物。两只胡狼身材干瘦,黄色的毛皮光秃秃的,可以清楚的看清那干瘦身体隐隐透出的肋骨痕迹,这是两只饿极了的胡狼,黑猫心中这般猜测着,一定是它们没有准备足够的过冬食物,所以只能在这大雪漫天的环境下出来觅食,那时的黑猫微微有些紧张,它明白,饿极了的野兽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它们没有退路,它们会竭尽全力的捕猎自己眼前的任何猎物。

战斗发生的很快,当那两只胡狼从两边共同蹿出,嚎叫着扑向西尔维斯之时,他便出手了,白刃光华夺目,黑刃幽暗如夜,两把奇形双刃带着那无法看清的剑光,准确的击中了那两只疾扑而来的胡狼。但并没有像黑猫想象的那样,剑舞者并没有杀害它们,只是在它们的身体上微微开了个口,那伤口小的即便放任不管也不需要多久便会愈合,而下一刻西尔维斯已经将双刃收于鞘中,沉默的向前继续赶路。

正当黑猫因为这一举措疑惑不解时,那掉落在地,扑击失败的两只胡狼却起了变化,它们胡乱的叫嚷着,叫声之中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惊愕的黑猫从它们那古怪的表情与动作中,看到了许多许多令人害怕的情绪,压抑,痛苦,慌乱,恐惧以及疯狂。

当疯狂的情绪占据了它们的心思之时,它们便如同发了疯般,狰狞的扑向了那停下脚步回转身去,眼中满是忧伤的西尔维斯,而后,他再次拔剑,在一身叹息之后,两只陷入疯狂的灵敏胡狼被拦腰斩断,在空中断成了四截,变成了他们腹中的食物。也是那时,小黑猫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双刃不能碰……起码不能随便碰……

此时此刻,双刃就那样十分随意的放在边上,倚着剑舞者的身体,安静的如同林中的树木一般,但小黑猫却不这么想,它总是会多看几眼,揣测下这两把奇形武器究竟有何古怪,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它明白,要是自己开口询问,剑舞者必然会全盘托出,但它并不愿意这样做,它在西尔维斯拔剑之时便看到过他目光之中深深的一抹红色,那抹红色让它不寒而栗。它听闻过那件事情,也在一天夜里溜出过紫玉的房间,去过那已被焚毁的地方,在那里机敏的它能够看到那灰烬中残留的血色,能够看到那烧焦的痕迹中,几个似乎是人的躯体般的物体。那个夜晚,让这山中的瓦齐人自觉的变得缄默,不再谈论,但直到西尔维斯再次出现之时,它便明白了这一切都与这个不再微笑的男子有关。

至于是怎样的关联,它不愿想,我不在乎……真的…真的不在乎……黑猫这样想着,眯着双眼缓缓伏下身子,树洞之外,雪花依旧在飞舞着。

正当黑猫隐隐有些疲惫,想要闭目休息之时,它感受到了男子那规律的呼吸停了下来,它转过头去,正好看到西尔维斯眯着的双眼。“弄醒你了…”剑舞者轻声说道,语气中带着些许歉意。小黑猫并未回答,只是淡淡的看着那醒来的西尔维斯,轻轻晃动着尾巴。

一人一猫就这样安静的互相看着,眼中的情绪尽不相同。

“呵…”西尔维斯轻笑一声,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小黑猫眼光之中却多了些许黯然,它清楚的从那轻笑着的男人眼中看到了痛苦,至于他为什么痛苦,黑猫并不清楚,但似乎隐隐明白了些许。它靠了过去,搭着他的胸口,伸出那柔软的舌头,轻轻舔着对方那如同哭泣般的笑脸。

西尔维斯无奈的闭上双眼,轻轻抚摸着怀中黑猫光滑的皮毛,这种感觉让他恢复平静,他就那样无声的靠在那树洞之中,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再想……

“接下来要去哪里,你没有打算吗?”小黑猫明白自己要是不问,这人或许便永远不会说起,尽管它心中觉得问不问都无所谓,但此时此刻却依旧压抑不住心中的情绪,轻声问了出来。它的话语在安静的树洞中听得十分清晰,而那紧闭着眼的剑舞者并未回答,只是那之前还带着些许情绪的脸庞又再次变得毫无表情。

他睁开双眼,直直的看着那安静注视着自己的黑猫,一人一猫静静的看着对方,这样的注视两者都经过太多太多次,而每一次的结果都大致相同。西尔维斯低下了头,如同过去那几次一般,避过了对方那金色的大眼睛。“我…我不知道……你有想法吗……?”语气之中有些羞愧,又有着些许歉意。

“没有”黑猫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这里可不是我的国度,我才没有什么目的。”它晃动着尾巴,又补充了一句:“到哪里都无所谓,我陪你去。”金色双瞳凝视之下,那黯然的男子脸上多了些感激,西尔维斯紧了紧怀抱,用脸庞贴上了那温暖的猫身。

“谢谢你……”

尽管如此,那一夜西尔维斯依旧没有告诉它究竟要去哪里,而第二天清晨,醒来的男子依旧漫无目的的赶着路,只是远远的向北走着,与瓦齐寨越走越远。

冬天之内,难得晴好了一天,那无休无止的大雪终于停了,天空重新出现了那久违的太阳,而太阳的出现却让小黑猫多了些厌恶。并非是出于自身感受到的厌恶,而是因为那抱着自己的男子已有几次,险些滑倒在那消融的积雪之中,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喂,我饿了,找地方休息吧。”黑猫开口喊道,西尔维斯愣了愣,停下了脚步,上次休息进食并没过去多久,他不明白怀中的黑猫为何现在又这样说了。“看什么看,我就是饿,走不动了~”黑猫拖长着声音,娇腻的女声在林中轻轻荡开,让阴冷的空气都似乎变得多了几分活力。

剑舞者苦笑了下,点了点头,便继续向前赶去,既然它这般说了,他自然会听,因为小黑猫便是如今自己唯一的同伴,而且或许也是以后的日子中,自己唯一的同伴……

腰悬双刃的剑舞者仔细的看着路,缓缓的向前走着,晴好的天气另地面的积雪稍微化了些许,正是湿滑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得栽个跟头,他可不想摔个嘴吭泥,惹来同伴的笑话。他一边仔细的走着,一边查看着附近的坏境,他需要找到一处容身之处,也最好能找些新鲜的食物。

“那里,看上去有个地洞。”怀中的黑猫探出身来,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指向侧前方的一片雪原,西尔维斯走了过去,远远的也看到了一处宽阔但低矮的洞穴,而洞穴外的雪地之上,则隐隐有着几串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