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玄幻>>破魔之境>>第二十二节:痛楚

第二十二节:痛楚加入书签

行了一上午的路,前方已经能看到那仍旧冒着烟的焦黑房舍。

眼前的一幕让四人愤怒不已,村子被焚毁了,原本熟悉的房子如今在火焰肆虐后垮下一边,焦黑的梁木依旧冒着黑烟,一具具漆黑的烧焦尸体蜷缩成一团,倒在残骸之下。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男孩冲进了那原本熟悉的街道,在他生活了十年的地方寻找着亲人的踪影,但那一片片残骸之下的死难者早已分不清谁是谁,房子毁了,家人都死了,男孩边哭边翻,用细小的胳膊去翻着一块块倒下的瓦砾,想要找到一些能辨别的东西。

她妹妹早已哭成泪人,嚎啕着宣泄自己心中的悲伤,也许她并不明白这真正的含义,但原本熟悉的地方变成这样也足以让她难受的。

梵蹲下身子,抱住女孩,让她在自己的怀抱哭泣,她轻咬着嘴唇,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原本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但没想到真会是这样,这群该死的盗贼。

支持着伤势好不容易走到这边的乔伊在看到那残骸时已经瘫坐在地面上。这些路对于现在的他已是极限,而化为废墟的村子无疑告诉他,自己的希望又破灭了,没有药没有医生,自己手臂的伤势假如恶化,那这条命就没法保住了,几天来,他不想让人看出他身子的无力,倔强的拒绝几次伸出手来扶他的梵,但他明白自己只是在死撑,现在真的已经撑不住了。

他躺平了身子,看着天空,嘲笑着自己愚蠢的行为。回想自己几年前信心满满的离开家乡,想着靠着自己的武艺在外面闯出一番天空,而如今,什么都才刚刚开始,自己却要葬送在远方的此处了。

梵轻轻拍着杰西卡的后背,女孩哭了那么久现在咳嗽起来,止不住的哽咽。

那边的帕克依旧没有停止翻找,一边找着一边高喊自己熟悉的人的名字,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而所有人都只是在跟他捉迷藏,过不了多久就会跑出来笑话他找不到自己,但残酷的事实不容怀疑,那一个个卷曲的焦黑尸体让他都忘记了害怕,变得麻木。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警觉的乔伊坐起身子,躺在地上的他最先感觉到马匹的靠近,紧接着梵也听到了有人在靠近。

“帕克,快回来!”她将杰西卡交给断臂男子,拔出细剑,往男孩那跑了过去。

两人俩骑从村另一头的小路上出现了,他们挥舞着弯刀,眼色残忍,“看,一个小崽子,我们看看谁的刀更快。”说完用舌头舔着手中的刀刃,在起伏的马身上还能做出这样危险的动作,这个盗贼无疑是个难对付的老手。

帕克并没有退,愤怒的他挥舞着拳头竟迎了上去,“你们这群坏人,还我爸妈。”完全不顾那奔驰而来的急促马蹄。

“不,不要,快回来。”与他还有十几码距离的梵声嘶力竭的喊道。

前方,那两人已经冲过了男孩的边上,手起刀落,一颗幼小的头颅掉在了地上,翻滚着滚到了一旁,那细小的身子依旧在往前冲,直到倒下。

“不!!”男孩在眼前身首异处,梵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情绪了,迎着那两人两马就冲了过去。

后方刚刚捂上杰西卡眼睛的男子,这时也高喊起来“混蛋,你不要命了!”

十几码距离转眼就到了,梵已经清晰的看见两个盗贼脸上蜡黄的牙齿勾勒出的丑陋笑容。他们轻蔑的看着没有逃跑的短发女子,手中的刀用力挥下。

一瞬间的错身,之后是马匹痛苦的哀鸣,两个盗贼被倒下的马甩向一边,而梵则已经缩在地面上。

她站起来了,缓慢而坚定,双手各持一把十字型的短枪,背对着众人站了起来。

乔伊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紧紧的用完好的左手控制着怀中的女孩,不让她转过头去。

两匹马的四肢都被斩断了,如今正痛苦的倒在地面上,它们已不可能再继续奔跑,只能迎接着死亡之神的拥抱。

两个盗贼摇着头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来。“妈的,真是阴沟里翻船,说出去还不要被那群混蛋笑死。”“可不是,今天非得让这臭女人付出点代价才行!”

两人各执一把尖刀想背对着他们的那个短发女子靠近了过去。

梵转过身来,眼神很是空洞,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身边会有那么多死亡,一笔接着一笔,从未停止,现在是帕克,恐怕接下来可能就是伤重而死的乔伊了。

她看着前方靠近的二人,微微叹了口气,双手按下飞翼枪的机关。“咔咔”两声之后,原本成九十度排列的三个刃尖变成了现在的120°。而后,她挥动了手中的枪尖。

“嗤嗤”两声,那两个盗贼倒下了,硕大的伤口从面部延伸到腹部,紧接着鲜血伴随着内脏留了出来。

梵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杀人,但却全无情绪变化,这二人该死,她恨不得将二人千刀万剐。她收起手中的武器,两把枪又如同短棍般不起眼的插在身后的包裹边上。

乔伊如同梦游一般,他亲眼看见那个瘦弱沉默的女孩如同斩瓜切菜一般轻松的对付了两个骑着马奔驰而来的盗贼,原本他也可以做到,但必须靠着一些地形和计谋,有着马匹冲刺的敌人可不是徒手那么容易对付的。

他看着梵收拾着帕克身首异处的尸体,女孩依旧在他怀中挣扎,哭叫着喊着哥哥的名字,他左手一挥,以手为刀斩在女孩细嫩的脖颈上,并未用力,但女孩也依旧晕过去了,在力道调节方面,乔伊一直深以为傲。

他单手抱着女孩看着梵独自在森林边上埋葬了那个冲动的男孩,他看着她用剑柄刨着坑,看着她慢慢的用手一捧捧的将泥土洒在躺在里面的男孩身上,没有太多情绪变化,眼中只流出浓浓的悲哀。

马蹄声再次想起,十余个盗贼出现在村边,包围了村子。

“头,看那里,是丁克和罗宾!”一人指着仰面倒在地上死去的盗贼的尸体喊道,边上一个左眼戴着眼罩的魁梧巨汉愤怒的点了点头,用马鞭指向场边的梵。“上,杀了她。”乔伊站在屋后,并没有看到。

十几人打着招呼骑马冲了过来,一旁梵早已将背上的飞翼枪拿在了手中,又是一甩,两道完全没有踪迹的影子已经带走了并排冲来的四个盗贼的身影,一阵人仰马翻,后面的两个盗贼猝不及防被尸体绊倒,掉下马来,而后几个机灵的盗贼则从一旁绕了过来,有一个高大但瘦弱的盗贼竟驱马直接越过同伴的尸体冲到了梵的面前。

梵已经没有惊慌,眼神中的悲哀如实质一般让人心惊,左手轻轻一架,挡住了那个驱马跳过来的盗贼手中的刀,而右手则已划过他的腰间,带着一整块血肉,喷涌而出的温热鲜血打湿了她的左半身。

从边上绕过来的几个盗贼被那个盗贼的马匹一阻,只能跑过去,绕到了她的身后,还未等转身,无形的毁灭打击已经将他们的生命从世间抹去。

“冲,她手上的家伙有古怪!给我靠近,杀了她”那个独眼的巨汉,挎着身下的高头大马挥舞着一把长戟冲了过来,一戟从左下斩向右上方,带着马匹和他自身体重的巨大动能将用手中双枪挡下这一击的梵掀飞了五六米,倒在地上的梵一个打滚,又重新站了起来,嘴边隐隐有血迹流出。

剩下的盗贼一看有机可趁,纷纷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她冲了过来,他们掉下马时早已愤怒异常。

梵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将双枪接了起来,敌人已经冲到身边,只能贴身厮杀了,仗着武器的长度,在对方还没没能攻击到她的时候,她已将手中的枪头刺了出去,枪头如同扎进水中一般毫无阻碍,再拔出时已经又带走了一个生命。

梵向边上的房屋小步跑去,乔伊就在那后头的边上,必须把他们引到别处,不然毫无还手之力的那二人无疑将要死去。

一戟立功的盗贼头子,调转马头重新杀了过来,这次一边后退一边招架的梵并未与他硬碰硬,在他冲过来已向自己的右侧划了过去,那精妙的步法便是从修伊处学来的野人步。简单一退,紧接着却是往前一步的前进,手中长枪扎向迎面而来的盗贼的头颅,一声脆响之后梵又向后腾挪,凭借着房屋残骸与众盗贼周旋。

独目的盗贼头跃下马来,拔出腰畔的长剑,从后方包围了过来,不足十人的盗贼们将梵堵在了一间房屋残骸里。

“这次不信你还能跑得掉,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今天不能留给全尸了!上!”

还未等盗贼动手,屋中的梵早已行动,手中的细剑竟被她掷了出来,吓了一跳的盗贼赶忙用武器架飞那飞向他的细剑。还未回神,那如流星般迅速的银光一刺就捅穿了他的胸膛。

盗贼们愤怒了,纷纷叫喊着要杀了她,却又不敢靠太近,已经有人示范了靠近的下场,他们也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

“你们这帮蠢材,都给我滚开。”独眼男子推开前面挡着的一个盗贼,手中宽剑挥舞了几下,来到了残骸缺口处。

“乒”的一下挡住了里面捅出来的一击。“手上还有几下,不过今天你可得交代在这里。”看着自己头子挡住了对方的攻击,盗贼们又重新有了勇气,一个个摩拳擦掌的想要上前。

后面隔着几所房屋残骸躲藏的乔伊这时早已想要冲出去,但现在手无寸铁又断了一只胳膊的他也只能克制自己的行动,他知道万一自己冲了出去,自己肯定会死,连带着怀中晕过去的杰西卡也肯定要随着她不幸的哥哥而去。而自己这边一乱,那边梵是否也会因为他的缘故犯错他可说不准,所以他只能如同一个懦夫般躲在屋后,左手已经将大腿拧出一道道痕迹,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这般无能……

场面更紧张,再又付出两个盗贼的情况下,盗贼们已经冲进了屋子,将满身鲜血的梵堵在了墙角。“这回看谁能救你!”他们哄笑着,大批同伴的死去早已让他们变得更加残忍。

正当乔伊陷入绝望的时候,林中出现了转机。林子中出现了一个个士兵的踪影,他们衣着破烂,胸口处别着一个紫荆花图案,身上也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几十个身影从林中出来,他们紧紧拿着手中的武器,悄悄向着那发出喧哗的地方靠近。在不远处徘徊的盗贼马匹被来人惊动了,它们发出一阵阵马嘶声,然后向没人的地方跑去,马匹的动静惊动了还未进屋的盗贼。

“头,是边防军!”还未等他说完,一枚弩箭从他的腮帮子穿了过去,紧接着,大批军士高喊着杀了过去,接下来就是一边倒的厮杀了,猝不及防的盗贼们还未有时间背过身来,便被梵和士兵们一一刺杀。那个独眼的巨汉也被梵刺穿了背部,死时依旧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报告,场中除了已经消灭干净的盗贼以外,还发现三人。”一个军人向着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军官说到。

“走,带我去看看。”

三人已被军人们控制了,他们的身份尚未识别,不能随意走动。梵早在看到军人杀进来的时候就收起了飞翼枪。如今她正从乔伊怀中接过晕过去的杰西卡,身上温热的血迹尚未干涸,而她一点伤都没有。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青空旅团的佣兵,我们团遭受蛮牛冲击走散了,我们俩侥幸没死,走到此处时遇到了盗贼。”

“哦,叫三大队的人来认认。”

“报告长官,这个女的我见过,我们三大队赶路途中曾经遇到过青空旅团的车队,这个女孩在他们队伍后头。”长官模样的人点了点头,抬起另一只没包扎的手,示意士兵们对三人解除戒备。

“长官,这里可有医生,我的同伴断了胳膊,还没处理。”梵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对那个军官说到。

“医疗兵,把医疗兵叫来,给他们处理下。”

赶来的医疗兵打开医药箱,重新剪开了那已和血肉凝固成一团的衣物,巨痛让乔伊满头都是黄豆般的汗珠。

“我没事,你们好好治疗他吧。”梵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受伤。怀中的女孩依旧昏迷不醒,她不知道等她醒来以后自己要怎样告诉他。

“伤口刚开始恶化,还好遇到我们,再晚点别说这整条胳膊,人也得赔进去。”医疗官擦了擦汗,开始进行伤口的处理。满头大汗的乔伊紧咬着牙齿,没有发出一声呻吟。

“这些盗贼都是你杀的?”军官看得出那个男子受伤多时,得不到救助,应该没有什么力气战斗。

“嗯,运气好”梵点点头,似乎并不想说下去。

精明的军官看出她的态度,他从军多年,自然知道世间有许多隐士强者,不可轻看。所以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是西北边防军第十二大队大队长诺兰,既然遇见了两位,那我们也将保护你们的安全。”他行了一个军礼。对于这种强者,军人们天生都是佩服的。十几个盗贼一个人解决,这可不比黑鹰骑士团的那些精锐差。

梵面色平静,亲手杀了那么多盗贼并未让她的心绪有何波动,几个月来各种各样的事情已经让这个一年前还什么都怕的女孩变了,亲手杀死这些该死的盗贼也并未让她产生什么特别的情绪。“他们该死。”

那边的伤口处理已经接近尾声,断臂男子全身都被汗水打湿,如同从水中捞起来一般,他神情委顿,毫无精神,这些处理虽然颇具效果,但也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做完一切的医疗官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样的,这样都挺过来,真是不错,坏死的伤口我们都切除了,养几个月就没事了,放心吧。”

乔伊却没好气的虚弱的说“换成你少个胳膊看看……别说风凉话……”一旁的士兵纷纷大笑,有两个士兵抬来了一个担架,让他躺了下去,他也没有客气,早已精疲力竭的他在晃荡的担架中沉沉睡去。

梵抱着晕过去的杰西卡跟着士兵们慢慢离开那个被焚毁的小村子,上午还与她有说有笑的男孩如今已躺在家乡的土地中,她亲手埋葬了他,现在又有一条微弱的生命在她怀中沉睡。这又是她的一份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