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玄幻>>破魔之境>>第七节:密室

第七节:密室加入书签

没有谁能明白这天是如何决断的,谁也搞不懂……

梵醒了,严格意义来说是被冻醒了,睡梦中的她倾全力的抓住一切温暖的事物,各色各样的毛皮被她抱住怀中,盖在身上,但她还是被冻醒了。睁开双眼一片漆黑,她似乎能看到寒气笼罩在整个洞穴之中。

“修伊?”这片漆黑让她感觉到无所适从。她呼唤着同伴的名字,但却没人响应。

“修伊?你在吗?”还是没人回答,她吐了吐舌头,这家伙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紧了紧身上的兽皮,她感觉到寒冷,原比昨晚入睡时的温度冷的多,看来这一夜变天了。

摸索着找到放在边上的火折子,哆嗦着手点亮,光明重新降临洞窟,她挪到篝火旁,将昨晚的篝火点了起来,煤灰中还残留着些许火星。拾了点柴火重新将篝火弄旺,做完这些她搓了搓手,将两只有点僵硬的手放在嘴边呵了呵气,篝火越烧越旺。修伊不在洞里。现在天还没亮吧,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冻醒的她现在也不想继续睡了,即使对于寒冬做好了充分准备,但现在不得不说自己还是小看了魔镜森林的冬天。

烧了些热水暖暖手,佣兵团原来的水壶杯子被褥等等日常用品现在都在洞中,简单的生活也变得便利起来。她坐在篝火边等待太阳重返人间。但一直没有等到,结果喝多了热水的她却有些内急了。梵放下被子披着一件豹皮,往外走去,结果她发现出口不见了,嗯,的确是不见了。原本是洞口的地方满满的被填满了,她走过去伸手一碰发现是冰雪,这一下让她慌神了,她慌张的检查那片冰雪,发现竟然严丝合缝,她拿来铁剑用剑尖戳着那块冰块,发现里面严严实实的非常坚硬。这让她非常不能理解。为何昨晚还好好的,一夜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梵突然记起,这个出口被封了那不是被困在里面了,而修伊却可能还在外面,想到这里她很慌张,入口都被封住了,那外面的情况该是更糟,修伊一个人待在外面不就是等死吗。她加紧手上的动作,铁剑不断的劈砍,右手虎口已经被磨破了,但似乎一点进展都没有。她又拿来燃烧的柴火放在边上,想要用热量来融化这块巨大而且坚硬的冰块,但等待了一会后她又放弃了,的确冰块是在融化,但融化的速度相当缓慢,要是真用这个方法的话,洞中储备的柴火用完都别想出去。

“难道真的被困在这里,难道我要死在这里吗?”

“你起来了啊。”这一声吓了梵一大跳,转过头来才看到修伊站在身后,穿的不多,面带微笑。

“你去了哪里,我担心死了。”梵生气了,自己这么担心他,结果却似乎被戏耍了一般,这让她难以接受。

“去里面了。”他指了指身后。

“里面?里面还有地方?”梵满脸的不相信,她刚来的那几天就摸遍了整个洞穴,里面一个小弯角,再往里去逐渐狭窄,最后没有路了。

“是的,每年下雪的时候我都待在里面。”

“带我进去看看。”竟然有这样的地方让她没有察觉,顿时吸引了她很大的兴趣。

梵拿起一个火把,点亮,然后跟随着前面的修伊,修伊似乎完全不在意黑暗的影响,轻车熟路敏捷的将梵带了进去,然后在一处石头后面,轻轻转了几下一块小石头,一道暗门缓缓而又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梵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切,直到修伊拉着她低头钻了进去。

门后的空间很大,大到梵不可想象。而且相比于外面如同兽窟般的简陋,里面的空间明显是人类活动的痕迹,墙壁是由巨大的方砖砌成,严丝合缝,可以看出当时工程的浩大,这间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大厅,两根方方正正的柱子支撑着顶层。空间很大,一处台子上面放着许多兽皮,墙边有着一个巨大的书柜,但上面并没有几本书,边上的武器架上摆放着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武器,船桨式样的也有好几把。还有些看上去似乎是长枪的武器,但枪头处往两边有着九十度的分岔,看上去如同一个十字架。单边开刃的武器却如同沙漠中武士才使用的弯刀一般带有诡异的弧度。这些武器,梵在外面从没见过。

修伊又跳上了台子,跃入了那堆毛皮当中,闭上眼睛表情很是享受。

“你怎么没跟我说过里面有这样的房间。”一脸难以置信的梵到处摸摸到处看看。

“你没问我啊。”躺着的修伊眯着眼看了看充满好奇四处查看的她,然后沉沉的似乎想要睡着。

梵来到书架旁,拿起一本上面的小册子,翻开来看却发现上面的奇形文字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匆匆一翻看到很多自带的图案,但却依然不知道意思,她将小册子放回原处,又继续拿起另一本,这本更让她头疼,连图案也没有,而那些奇形怪状的符号又似乎张牙舞爪的嘲笑她的无知。在连续翻找了几本后她放弃了,这些文字对她来说是陌生没有规律的。她来到那个武器架子边上,拿起了一把奇怪的弯刀。刀有着不符合样子的重量,让她吃了一惊,不同于船桨那样修长的柄,这把弯刀的柄很短,可以说是在刀刃之中。就如同是在一体的刀刃上切掉一小部分,然后安装上一个柄一样。挥舞起来颇有威力,但没有仔细练习过的话也容易伤到使用者。更为奇特的是它奇特的材质,跟船桨一般的材质,虽然坚硬锋利,但用手指弹上去没有任何声音,甚至拿两把武器拼一下,也没有传统的金铁之声。就如同声音被吞去了一般。然后又拿起了那种有如十字般的枪,重量有点沉,刺出去时隐隐能听到风声。

梵明白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她所能认知的,她走近台子旁,摇了摇修伊,却发现男孩睡得很沉,鼻息微重,她虽然充满好奇,却也不忍打扰,便又自顾自查看起了房间。

相对于外面的寒冷来说,这间奇怪的房间里要暖和多了,虽然没有看到篝火的痕迹,“难怪他每年来这里过冬。”她转过身想着房间另一头的出口走去。里面的房间似乎更大,密密麻麻的放着一些石台,一个挨着一个,彼此间只有两公尺的距离。她靠近仔细研究,石台的花纹都差不多,精美细致,显示着雕刻者不凡的记忆。

“这是棺材?”这个结论让她吓了一跳,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放眼看去,房间中放着几十口石棺,在摇曳的火焰中透着些诡异与寒气。她紧了紧手中的剑,轻声的对自己说“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他们已经死去。”转过身来,看到了一面墙壁上有着巨大的壁画。她拿着火炬好奇的走了过去,仔细的查看着壁画的内容。

这是一幅巨大的壁画,内容广泛。画风粗犷却诡异,画中的人似乎都带着一种奇特的面具,两眼巨大。入口处第一幅壁画画着的是这个种族在远古时期时狩猎奇特猛兽的情景。兽有两个头,四只前爪,巨大的身躯充满着力量,壁画中的人类拿着那些看到过的奇特武器步步紧逼,而远处已经有两三只这样的猛兽已经死去。再后方看得到这个种族的村落。

第二幅壁画画着是村里的景象,看得到有人在烧制容器,有人在撒网捕鱼,而村中的人则围在正中央那个看上去衣着华丽的人的身边,那人竖着右手手指放在胸前,四周围着一圈下跪膜拜的人。

第三幅壁画则画着这个种族出征的样子,整齐的队列,奇怪的战车由野牛拉着,车上的勇士举着那类似十字架的长枪冲锋,而排成队列的步兵一手拿着那种奇形的弯刀,一手拿着一种竖起来几乎与人等高的盾牌,他们的对手丢盔弃甲想要逃离战车的围剿。

梵继续走下去,将火光照亮里面的壁画,第四幅壁画中,许多人围成一个圈正中央还有个衣着华丽的人,他们全都将右手食指竖起,放在胸前不远处指着天。而远处的台子上放着几颗看上去是异族人类头颅的东西。“这应该是在庆祝胜利。”

梵往里走,然后发现接下来的那副壁画似乎很早之前就被破坏了,看不清到底画的是什么。她便继续看下一副。下一幅的内容让她很是震惊。画中的那些带着奇形面具的武士骑坐在各种各样造型不同的飞禽上面。她唯一能认得出的是其中最大的一种,那是龙,她见过村镇里教堂里的壁画,往往这些壁画都是歌颂教廷圣骑士的勇猛无畏,而龙是最常见的对手。而其他的飞禽是梵认不出的。

梵揉了揉眼睛,感觉到不可思议,画中奇形怪状的动物让她觉得很是害怕,有一种类似巨大的水母,长长的触手挂在下面。有一只飞禽长着狮子的头颅,而尾部似乎是一条蛇。还有一只类似的也有着狮子的头,但尾巴看上去却如同蝎子一般。原谅梵的无知,她不到二十年的生活经历并没有这些动物的存在。而她唯一认识的龙也是这个大陆上少有的强大生物,她曾经遇到一个四处游走的游吟诗人,从他口中听说了曾经有人在巴姆拉大峡谷中见过这种庞大可怕的生物。

她继续看接下来一副壁画。画中只有两个人,一个人身穿袍子,周边散发着奇怪的线条,看上去好像是能量一般,还有一个人,也就是那个带着大眼面具的人两手分别拿着一种看上去像是船桨一般的武器,但前面并不是剑身,更像是刀身。那人在空中做着向下劈砍的动作,威风凛凛气势十足。

接下来一副又有点像之前战争胜利的那副,同样的是中间站着一个衣着华丽食指向天的人,不同的是,周边并不是带着面具的人,看上去更像是普通人类,他们跪拜在那个人的脚下,样子毕恭毕敬。“所有其他种族都被打败了?”这图让梵只能这般想到。

接下来的几幅描绘着是这个种族普通生活的场景,就如同现在大陆上的其他人类一般,不同的是画中有一所巨大的堡垒,直插云霄,顶上似乎有巨大的飞禽护卫。

接下来的几幅全再也难以辨识了,相对于之前的壁画,最后的几张色彩模糊成一团,看上去如同调色板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大厅渗水造成的。

十几米的壁画让梵看到了一个种族的兴盛。这个带着巨大眼睛面具,手拿奇形兵器的种族给她留下了很大的印象,她不知不觉模仿画中的人将右手举在胸前,食指向天。仿佛看到了曾经辉煌过的那个强大帝国一般。

梵消化了一下看到的,仔细想了想自己以前听说过的故事,但好像并没有这个种族的踪影,她听得更多的是骑士与恶龙,食人魔与白衣剑士的故事,这样一想她对修伊的身份也产生了疑惑,他小小年纪就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奇怪的林子里,又知道这个地方,使用的武器也是里面的那种,难道他跟这个种族有关系?越想似乎越对,她不明白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这个强大的国家如今完全消失,甚至连传说故事中都没有踪影。而那有着两只大眼睛的面具和那个手势如今也是完全没有听说过。

“难道修伊真的是这个种族的后人?”她疑惑着,种种迹象表明,似乎真相就是如此。她摇了摇头,又继续往里走,即使修伊真是这个种族的后人,那又如何,再过一段时间,她将带他离开这片森林,去外面广阔的世界过他们自己的生活,而那些埋入故纸堆的传说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里面有着很多房间,有几间就如同最初进来时的那个大厅,现在修伊睡着的那个大厅一般,看上去似乎是休息的地方。她还找到一个军械库,里面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武器,仓库里还有些跟人一样高的巨大箱子,用没见过的锁锁着。

还有堆放着粮食与清水的储藏室,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依旧没有腐烂,水也是甘甜可口的。今天梵已经看见太多神奇的事,小小的厨房倒也没有触动她越来越粗的神经。

还有些房间进不去,巨大石门阻隔了年轻的梵的进入。石门上繁琐而又充满异域气息的花纹让梵叹为观止。

这内里如此巨大的空间终于让梵明白,矮山是完全中空的,里面的都是这个种族的遗迹。至于到底是那个族的人凿空了一座山,还是在这个建筑群上移来一座山,她也不明白,但她可以明白的是,这个冬天应该不用愁了,里面的温度像深秋时那般,假如她回去告诉村人,在他们畏惧的三个月的寒冬里她却待在一个气候跟春秋似的地方安逸的生活,那所有人都会羡慕她,她却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相信她所说的。

原路返回第一个大厅,修伊还在熟睡,整个人都钻进了那叠兽皮里,青涩的脸庞有着孩子独有的神情,这让梵很是开心,虽然你的确很能干,但真的只是个孩子。

她刮了刮修伊的鼻子,然后将兽皮盖在他身上,转身走出了密室。

她花了一个多小时,将外面储备的食物毛皮与柴火移了进来,一走出密室,那温度就让她直叫苦,虽说里面也储备着食物,看上去也如同新的一般,但梵还是不放心,宁愿吃自己亲手准备的食物,谁知道里面那些东西被怎样处理了。

做完这些,她早已饥肠辘辘,她在里面搭起一个简易的篝火,然后开始准备食物,今天看到了很多东西,她需要慢慢消化一下,而现在她的肚子问题急需解决。

仔细看来修伊也是充满谜团的,晚上醒来时经常看不到他睡在洞中,不知道那时他去了哪。与他年龄不符合的矫健身手,那天抱着她穿过火焰,一个人对付了一个魔法师,再加上他在水流如此湍急的水中还能闲庭信步,这一切都告诉梵这个男孩的不简单。

“但那又如何,他还是个孩子。而且没有亲人照顾。”梵轻声的说着。她相信,修伊未来会走上一条怎样的道路完全在于她的选择。红彤彤的脸庞在篝火的映衬下充满着活力。虽然食物很烫,但她也迫不及待的开始吃了,肚子真的饿了。她又为梵准备了一份食物,等待着他的醒来,睡那么久一定会饿的。她又烫了一杯苹果酒来驱驱寒。她虽然也不擅长喝酒,但比起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修伊来说也是强的多,起码她懂得控制。

一碗酒下肚,脸色更是红润。而火光摇曳下的大厅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奇特的壁画与雕刻向她述说着那远古时期不平凡的故事。

“难怪我看不懂,那一定是那个种族特有的文字。”梵这样安慰自己,她却不曾想到她原本认识的字就不多,她的字是舅舅教的,而舅舅在团里有任务期间可是要出远门的。简单的书信能看懂,但要是让她写篇文章那肯定将会难倒这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