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都市>>老师已超神>>第二百三十九章 深入虎穴

第二百三十九章 深入虎穴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九章深入虎穴

廖东海恍然回过神来,说道:“快请进。”

廖仙儿说道:“爸天宇是从KM来的,今天下午去医院看望朋友,结果还是来晚了一步。今天浦东那边的一个环卫工被车闪到了,送去医院没有带押金,是天宇给垫上的。”

“哦。”廖东海更加确定,这就是凌天宇故意接近他女儿,问道:“小伙子贵姓啊?”

凌天宇礼貌的说道:“免贵姓凌。”

廖仙儿问道:“爸你不是要去哈尔滨么?怎么没去呢?”

廖东海随便找个理由搪塞道:“临时有点事,就取消了。”

“哦!”廖仙儿说道:“老爸,天宇的奶奶的了脑血栓,刚得不久,他想来求医,你给他讲一下吧,我上去换一下衣服,马上就下来。”

“去吧!去吧!”廖东海巴不得女儿快点离开呢。

廖仙儿上了二楼,廖东海的脸色马上就沉下来,厉声问道:“凌天宇你找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凌天宇笑道:“那你让你的人现在出来弄死我,我就坐在这里都不还手的,怎么样?”

廖东海气的脸都绿了,说道:“你对仙儿说什么了?”

“你猜呢?”凌天宇说道:“你不会问问仙儿自己去?”

廖东海气的手都颤抖,问道:“你有没有和仙儿说什么?”

凌天宇眼睛一翻,说道:“你自己去问啊,你消息那么灵通,自己去问多好。”

廖东海发现自己在这个凌天宇面前,说话聊天都处处吃亏,问道:“你来上海干什么?”

凌天宇平静的说道:“杀了你。”

廖东海冷笑一声,说道:“年轻人你别太自以为是了,这里是上海,不是KM,你觉得自己有这个本事么?”

凌天宇坐在沙发上,慢慢的掏出烟来,廖东海一直盯着凌天宇的手,很怕他掏出个手枪打死自己,看到是一根烟之后,才放下心来,凌天宇点燃烟之后,说道:“我想杀你,现在我就能做得到,我相信你不是我的对手。”

廖东海自信十足的说道:“我也相信你说的,我半截入土的人了,和你这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没法比,但是你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个别墅,相信么?”

“相信。”凌天宇笑起来,“我还没活够。”

廖东海冷着脸说道:“我觉得你已经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凌天宇说道:“我很珍惜自己这条小命的,虽然你们觉得他不值钱,但是我就能活一次啊。”

廖东海:“那你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凌天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廖东海:“我不用抢我也一样可以弄死你。”

凌天宇:“那你就弄死我吧,看看你怎么和仙儿交代。”

两个人针锋相对的彼此都不谦让,谁都没占到便宜,谁也没怎么吃亏。这时楼梯口传来脚步声,廖东海的神情马上就变了,凌天宇也换了一副笑脸。

廖仙儿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和白天穿的有些类似,但是峰哥不同,笑着问道:“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呢?是在探讨病情么?”

“是啊!是啊!”廖东海和凌天宇同时说出来,说完之后,两个人有不知道说什么了,廖东海看了凌天宇一眼,凌天宇也瞪了他一眼。

廖仙儿没有看到这两个人的小动作,笑道:“天宇你也不用太着急,老人得这种病很常见的,恢复的几率也是很高的。”

廖东海站起来说道:“仙儿你先和天宇聊一会,我去把我的碧螺春拿出来泡上。”

“老爸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呢。”仙儿笑着对凌天宇说道:“我爸平时最喜欢喝的就是碧螺春,珍藏了好多,平时都不给别人喝的。”

“哦。”凌天宇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却泛起了嘀咕,廖东海会有这么好心?心不在焉的和廖仙儿闲聊起来。

几分钟之后,廖东海从楼上下来,手里拎着一个磨砂茶壶,右手拿着三个茶杯,坐在廖仙儿对面,说道:“天宇来尝尝这上等的碧螺春。”

说着把第一个杯子放在凌天宇面前,倒上一杯茶水。

凌天宇在廖东海放下茶杯的瞬间就注意到了,自己用的茶杯明显比另外两个干净,好像擦过了一样,想起了武侠小说里面的情节,将毒药放在抹布上,然后假装好心给对方擦拭杯具,然后就染上赌了。

凌天宇心头一颤,这老家伙不会真给自己下毒了,中毒了可能今天不会死,过个一两天才死。那时候自己死了,廖仙儿也什么都不知道,这老家伙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

三杯茶水倒满了,廖东海看着凌天宇说道:“天宇尝尝这碧螺春。”

凌天宇见廖仙儿的杯子放在茶几上,目光越过廖仙儿左肩,看到墙上挂着一幅字画,问道:“聊伯伯那副字画是出自哪个个名人之手?看着字迹好面熟啊。”

廖仙儿顺着凌天宇的目光转过头,落在了字画上,凌天宇迅速将自己的茶杯放在廖仙儿面前,顺势拿起廖仙儿的杯子,得意的看着廖东海。

廖东海差点就喊出来。

廖仙儿转过身说道:“那副字画啊,是我爸爸的一个朋友送的,是宋伯伯的吧。”

“哦!是……是。”廖东海说道:“是我一个朋友的。”

凌天宇庄妆模作样的说道:“字体潇洒飘逸,如龙飞凤舞,却又不奢华焦躁……”反正是胡说一通。廖仙儿慢慢的端起茶杯,听着凌天宇胡吹。

廖东海见廖仙儿要喝茶水,急忙说道:“仙儿你去帮老爸拿一下书房的那本字画集,回来在喝吧。”

“哦。”廖仙儿答应了一声,放下了茶杯,转身向楼上走去。

凌天宇靠在沙发上,喝着廖仙儿的茶水,得意的说道:“老家伙,你还真下毒啊。下次别这样喽,容易害死无辜的人。”

廖东海没想到凌天宇这么难对付,生气的说道:“你等着,我会让你知道,你来上海就是个错,不是我要和你作对,是你欺人太甚。”

凌天宇笑了,问道:“是我欺人太甚?你为什么不说自己丧尽天良呢?拐卖小孩贩卖人体器官的事你都做的出来。”

“我没有!”廖东海说道:“我从来没有拐卖过一个小孩。”

凌天宇冷笑一声,“骷髅帮干的是正当买卖么?”

正说着,廖仙儿拿着字画集下来,廖东海又装模作样的和他聊起来,聊了一会,他就找借口说自己累了,正想要廖仙儿送客呢,结果廖仙儿说道:“天宇客房在楼上,我带你过去,你也忙了一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医院,环卫老大爷会把钱给你了。”

凌天宇微笑道:“没关系,也不是很多,我不着急的。”

廖仙儿说道:“我带你上楼去吧。跟我来。”

凌天宇深刻认识到,什么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廖仙儿完完全全把凌天宇当成了一个朋友来对待,但是凌天宇也知道,这绝对不是长久的办法,廖东海下毒都用得出来,还会有什么招式用不到的呢?自己必须得想到另外一个保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