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都市>>老师已超神>>第二百二十八章 沙鹰眼中的飞车族

第二百二十八章 沙鹰眼中的飞车族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八章沙鹰眼中的飞车族

紫玲珑深深的看了凌天宇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感动与信任,对凌天宇说道:“咱们不说这些事了,难得有一个这样的环境吃一顿这样的晚饭,先吃饭吧。这顿饭对于我来说,意义不同哦。”

凌天宇也能体会她说的“意义不同”是什么意思,说道:“那我们吃饭吧,姐你的手艺真不错。”

紫玲珑:“姐一直希望有自己的一个家,哪怕是自己一个人,做一顿可口的晚餐,然后吃完饭可以洗个澡,安安稳稳的睡一觉,不用担心别人的监视,也不用想着自己去监视睡,只是这样的生活都变成了一种奢望。”说到这,紫玲珑无奈的笑了笑,她的笑容中充满了苦涩,这本来是一个平常人都可以拥有的,而她却没有。

凌天宇说道:“姐我去买一套房子吧,不和小灵住在这里了,以后你回KM,就去那边住。”

紫玲珑笑道:“别那么天真了,我回来的时间才有几天,差不多长年都在金三角了。”

凌天宇:“那我也给你准备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这里就挺好啊。”紫玲珑笑道:“我还担心你一个人住,房间肯定乱七八糟的,现在还有个人帮你收拾,你还不高兴啊,老实在这里住着吧,我觉得你那个室友人也不错。”

凌天宇撇撇嘴,说道:“人是不错啊,家室也好。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就是没事弄了一只狗来打压我。”

“狗呢?”紫玲珑把自己做的菜放在凌天宇的碗里,说道:“被她带走了么?”

凌天宇:“我哪会照顾那么小的宠物狗啊,她今天飞北京,回家住一夜,我把狗拿去学校给我同事了,让她帮忙照顾一晚上,凌天我再拿回来,要是被小灵知道,肯定要骂我偷懒,不给我做饭了。”

紫玲珑笑起来,说道:“你也真够懒的。”

两个人在这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像情侣、更想姐弟。吃过晚饭,紫玲珑收拾碗筷,很讨厌洗碗的凌天宇也主动去洗碗,由此可见,一个不理智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会变得很乖,或者说的好听点,叫做改变吧。

处理完一些家务,两个人并肩走在小区内,门口的保安都好奇的看着凌天宇,眼神中充满了疑问,紫玲珑挽着凌天宇的手臂,头靠在他脸上轻声说道:“那些人都在看咱们呢。”

凌天宇:“当他们不存在就好了。”

紫玲珑:“一定是他们看惯了你和叶秋灵出现在小区,他们在好奇,怎么有年轻漂亮的不要,反而带着一个老女人出来。”

凌天宇不屑的说道:“谁说你老了?”

紫玲珑:“人家都说女人三是豆腐渣,何况我还是一个都超过三十岁好几年的女人了呢。”

凌天宇:“我喜欢熟女,行了吧。”

紫玲珑跟着笑起来,每天晚上,小区的广场那里都会有一些人在跳广场舞,吃过晚饭的人喜欢出来运动一下,凌天宇和紫玲珑站在一边观看,那些人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动作也不是很统一协调,完全就是以健身为目的。

小区的孩子们在一边嬉戏打闹,这原本都是再平常不过的,在紫玲珑的眼里,却成了一种奢望。情不自禁的把头靠在凌天宇的肩上。

过了好久,紫玲珑才恋恋不舍的说道:“天宇送我回去吧。”

凌天宇低声问道:“今晚不在这里住了么?”

紫玲珑说道:“今晚沙鹰会过去,事情关系到矮骡子是否会出现,我必须得回去。”

凌天宇长长的叹口气,说道:“姐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矮骡子出现了我和他搞好关系,如果有必要,我去进入金三角当卧底。”

紫玲珑:“你的任务是好好活着,金三角那个地方不是你去了就能适应的,天气炎热病毒肆意,就连语言你都要学很久。他们很重视国内的市场,所以你在国内好好发展,也一样是帮姐的忙了。”

凌天宇牵着紫玲珑的手向途观走去,按了兜里面的遥控器,车门解锁。凌天宇亲手为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然后绕过车头,回到车上,说道:“姐,我送你回去。”

泳池别墅外。

车停在门口,两个人在车上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战天和沙鹰从里面走出来,紫玲珑和凌天宇一起下车。战天伸出手,说道:“宇哥好久不见。”

凌天宇也礼貌的和战天握了握手,沙鹰在一边也喊道:“宇哥。”

凌天宇点头示意,对战天和沙鹰说道:“来KM了,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打个电话。抛开我们那些烦心事,我还是把你们当成是我的朋友。”

战天说道:“我们也把宇哥当成是自己的朋友,有空常来。”

凌天宇微微一笑,对紫玲珑说道:“回去吧,我还有事。”

紫玲珑关切的对凌天宇说道:“开车慢点,路上注意安全。”

凌天宇转身上车,开着消失在街角。

沙鹰、战天还有紫玲珑站在门口看着途观车消失。战天冷笑一声,问道:“玲珑怎么样?这小子还有点冥顽不化?”

紫玲珑摇摇头,叹息道:“他有点固执。”

“我看出来了。”战天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他干嘛把面子看的那么重要,傻不傻?呵呵。”

沙鹰说道:“凌天宇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合作伙伴。”

战天看着沙鹰问道:“你察觉出来了?为什么这么说?”

沙鹰自信十足的说道:“通过这些天我对凌天宇的了解,这个人很不错,头脑也很灵活,足够聪明。但是他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太在意情意了,让我想起来以前在景洪市看过的一部电视连续剧,叫《小李飞刀》的,他有点像李寻欢,我曾经想过,咱们控制他身边的一个人,但是我很快放弃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紫玲珑说道:“这个办法可以啊。”

沙鹰说道:“或许你们不了解,凌天宇和洪家的恩怨是因为一个叫李梦璇的戏子,为了一个女人砍断了洪福生的一只手,想想多可笑?多么的不理智,那时候飞车族可什么都不是。他身边也没有那么多的人,他竟然敢和洪家作对?你们不觉得他有点冲动么?”

战天说道:“我就没觉得他聪明。”

沙鹰:“凌天宇聪明,而且是十分聪明,我们如果真的试图控制他身边的一个人,那么我们将会大难临头,凌天宇是那种为兄弟奋不顾身的人。”

紫玲珑问道:“你对他还有什么了解?”

沙鹰看看周围,说道:“我们去里面说吧。”

泳池别墅一楼大厅内,沙鹰、战天还有紫玲珑三个人坐在沙发上,女佣送上来泡好的茶水,整个大厅装饰的富丽堂皇,筒子楼三楼的水晶吊灯点缀着这里的光线。

沙鹰说道:“我这段时间主要摸清了凌天宇身边的人,我来挨个介绍,第一,凌天宇身边的左膀,高强!年龄二十五岁左右,中等身材有点偏瘦,这个人的身手我至今没见到过,但是他的这个……”沙鹰制止脑袋,接着说道:“骡哥手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

战天冷笑道:“夸张了吧。”

沙鹰摇摇头,说道:“我没开玩笑,我都自愧不如,整个飞车族真正懂得领导的人,是高强而不是凌天宇,高强遇事沉着冷静,反应极快。通常凌天宇的一个眼神,他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在聊天的时候,感觉有人把话题说偏了,说漏嘴了,他会很快将话题带走。另外高强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极深。”

紫玲珑点头说道:“高强这个人我听说过,飞车族内都叫他强子。凌天宇也在我面前提到过几次,通过他说话的语气,我能感觉出来,他很重视高强。”

沙鹰说道:“高强我就暂时说这么多,第二个人,何婉秋!”

“何婉秋?”紫玲珑都惊讶的叫出来,问道:“怎么会是她呢?你搞错了吧。”

沙鹰说道:“虽然我和何婉秋没有接触过,但是我从飞车族众人的口气中可以听得出来,何婉秋在飞车族内声望极高,仅次于凌天宇和高强,提起何婉秋,他们都心甘情愿的叫一声‘秋姐’,我也调查了一下何婉秋的来历。是北方人,在KM上的大学,大学毕业之后在KM开了一家酒吧,凌天宇是前几个月和何婉秋勾搭上的,何婉秋帮凌天宇经营酒吧,久而久之的,何婉秋了解了飞车族内的大小事务,目前是飞车族内账房,凌天宇肯把飞车族的所有钱都交给何婉秋来管理,你们说她在凌天宇心中是什么位置?”

不言而喻,紫玲珑和战天纷纷表示会意了。

沙鹰说道:“飞车族内第三个人,二黑。我和二黑接触次数还是很多的,二黑这人没什么心眼,办事直来直去的。前几天我和二黑去西山区的场子踩点,当时正好看到有人惹事,二黑脱掉背心,露出一身肌肉,满是伤疤。我好不夸张的说,那天我看到了二黑一个打八个,一点吃力的感觉都没有,而且被他打的八个人,最轻的一个是手臂骨折。我以前也不相信,一个人的身手再好,能在群殴的时候有什么用?那天我算是看到了,碗口粗的棒子打在他身上,像没事人一样,反手抓住棒子将那人踹出五米远。是不是有点像小说里面的情节?可是这是真的。战天咱俩绑一块也不是二黑的对手。”

战天不吭气了,他知道沙鹰的性格,绝对不会涨别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的。

沙鹰说完二黑,接着介绍驴子,“驴子是跟着凌天宇比较早的人,和高强、二黑差不多,驴子身材人高马大的,据说动手能力很强,但是我没见到过。和驴子一起玩的车的人叫蔡泽强,飞车族内昵称小蔡。我有点搞不透他,他绝对不是缺钱的主,但是却在甘心在凌天宇手下混,我见过小蔡的车技,那是真没的说。”

紫玲珑说道:“见过凌天宇的么?”

沙鹰摇摇头,说道:“飞车族内最可怕的人有三个,一个叫鬼手,另外两个叫小玉和小茹,鬼手平时不苟言笑,但是他绝对是一个魔鬼,凌天宇也从来不让他去执行什么任务,唯一的一次,我还错过了,就是他们抓骷髅帮重庆堂的堂主,根据飞车族小弟的描述,鬼手一招捏碎三个人的喉咙,我就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平时和鬼手站在一起,都会感觉心慌。”

“另外两个呢?”紫玲珑问道:“就是你说的小玉还有小茹。”

沙鹰:“这两个女孩子身手很不错,我感觉她们和鬼手是同一种人,说简单点,是飞车族的杀手。目前这两个女孩子在医院照顾何婉秋,除了她们两个,再没有其他人了,可见凌天宇对他们的信任程度。另外一个让我头疼的家伙就是老鬼,听说老鬼跟了凌天宇之后,做了几个炸弹就再也没露过面,我从侧面打听一下,也没有人说老鬼去哪了,反正是被凌天宇藏起来了。剩下的人就不值得一提了……对了!还有个叫老K的,这个人本是西山区的一个老混子,跟了凌天宇之后,威风了不少。”

紫玲珑听沙鹰介绍完这些人,心里暗暗高兴,凌天宇的关系网他还没有摸透,这对于凌天宇来说太有利了,试探着说道:“他手底下就这么几个人,恐怕对我们造不成什么威胁,现在骡哥的意思是,让我们尽量维持住合作关系,沙鹰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凌天宇说他什么态度都和你说了,我和他谈这些事,他都是回避。”

战天问道:“那你和他一天都干什么去了?”

紫玲珑反问道:“我能干什么?哄着他呗,重话不能说,什么都得顺着他,你也看到他早上那副样子了,你们男的怎么有时候都和小孩子差不多呢?沙鹰,上次凌天宇调集军队是怎么回事?”

沙鹰说道:“那点事完全是一个巧合,都怪骷髅帮的倒霉吧。他们拐卖的是一个北京军区司令的孙女,军区也正好找一个免费的劳动力,让凌天宇去狠狠的打击一下这个骷髅帮,这层关系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但是绝对不会长久,不足为虑。”

紫玲珑靠在沙发背上,说道:“上次骡哥还担心凌天宇的身份,战天都调查很久了,不会错吧?是不是战天?”

“不会!”战天听到紫玲珑说自己调查的,这份功劳给自己了,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关于凌天宇的身份,我们可以打包票的。”

沙鹰:“现在凌天宇态度坚决,要让骡哥出来,理由是他要面子,呵呵。真可笑。”

战天:“我就说凌天宇是个二.逼,一点都不会错的。面子有那么重要么?骡哥是那么好见的么?真是的,他太自己以为是了。”

沙鹰说道:“不!这次骡哥打算见一次凌天宇。”

“什么?”战天和紫玲珑同时惊讶的叫起来。

沙鹰说道:“这是骡哥的意思,玲珑!骡哥希望你努力一些,凌天宇要靠你来控制,你懂骡哥的意思,你对组织上做出的贡献,组织是不会忘记的。骡哥特别提到一点,就是要抱住凌天宇这个合伙人,他有挖掘的潜质,比上官欧凯那小子又前途。”

紫玲珑:“我会努力工作的,不会让骡哥失望。骡哥真的会来KM见凌天宇么?会不会太危险了?”

沙鹰叹息道:“这是骡哥的自己的决定,骡哥离开金三角的消息一定要保密,这件事不能声张出去,金三角那边局势也不稳定,我们在中国的客户要是再损失,那就是背腹受敌了,所以凌天宇……凌天宇……凌天宇是关键的关键。玲珑你要把握好。”

战天问道:“那我呢?我做什么?”

沙鹰说道:“你和玲珑都先留在KM一段时间,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和凌天宇拉好关系。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战天:“我半只眼睛看不上凌天宇……”

沙鹰打断战天的话说道:“那你也得忍着,这是组织上安排的。”

紫玲珑问道:“骡哥什么时候来?我们要不要提前做好接待准备?负责骡哥的安全?”

沙鹰:“我也不确定,可能就这几天,明天我还得去找凌天宇,既然骡哥已经松口了,我也去稳住他,争取让凌天宇先把货拿过去,打发青帮的人走,上海青帮白虎堂的高展旗又打电话催了,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今天就这样吧,玲珑你也忙了一天了,早点休息,战天我和你说,骡哥很不放心你,你别把凌天宇惹怒了。”

战天起身向三楼自己的房间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看他不顺眼,我能装就装一下,装不下去我就离他远点,干脆我回金三角算了,我可不想在这里憋屈了。”

紫玲珑说道:“回去吧,你在这里也帮不到我。”

紫玲珑越是这么说,战天就越不能回去,和凌天宇拉好关系,也就是在矮骡子面前提升了地位,他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呢,现在矮骡子答应来见凌天宇,可见凌天宇在矮骡子心里是什么地位,战天只恨自己不是美女啊!同时也暗骂凌天宇这个好色的家伙,生儿子没屁.眼。

沙鹰对紫玲珑说道:“去休息一下吧,忙一天了,骡哥很看好你的。”

紫玲珑也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没有了维也纳酒吧,凌天宇晚上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消遣了,要是叶秋灵在家,自己早点回去还有意思,现在叶秋灵也不在,凌天宇开车直奔心语酒吧。

心语酒吧一如既往的安静,悠扬萨克斯曲飘荡在酒吧内,小雅看到凌天宇,亲切的喊道:“天宇哥你来了。”

凌天宇微笑着问道:“大海呢?又把你一个人丢这了?”

小雅说道:“大海的几个战友来KM了,大海带着他的几个战友去腾冲玩了。”

凌天宇忽然想起来,自己在景洪市和大海营救那些学生的时候,提到过让大海把他的战友找过来加入飞车族的事,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几天了?”

“三天了吧。”小雅说道:“昨天大海他们出发的,说是先去大理、丽江,然后去腾冲,游完这趟线要去西双版纳,时间够的话,还要去香格里拉,反正是要带着他那些战友好好游玩。”

凌天宇:“这小子,走了也不说一声,更是苦了你了。”

小雅说道:“大海又雇了两个帮忙的,我现在也就是收收钱,也不怎么忙,来这里的都是老客户,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享受一下小资生活。”

凌天宇说道:“那让我也享受一下吧,有什么好喝的咖啡么?”

小雅问道:“卡布奇诺?拿铁?还是喜欢什么口味的?”

凌天宇擦汗,说道:“小雅你别让你天宇哥在这出丑了吧,我哪知道什么名字的咖啡是什么味道啊,你要是问我大理V8和燕京哪个不同,我还能给你说的头头是道。”

小雅笑道:“我忘记天宇哥是和啤酒的了。”

凌天宇看了一下周围的人,把头伸到吧台里面,在小雅耳边低声说道:“我发现这里的人都不喝啤酒,不是咖啡就是红酒,我也感受一下小资,随随便便来一杯咖啡吧。苦一点的。”

小雅忍着笑说道:“你去坐吧,我煮好咖啡给你端过去。”

凌天宇凑到一个角落,看着窗外的夜景,听着悠扬的萨克斯曲,发现者真的是一种不错的享受方式。想不到大海那么粗犷的爷们竟然也能搞出这么有情调的小资酒吧。

几分钟之后,小雅端着一杯咖啡送过来,放在凌天宇面前,说道:“天宇哥你尝尝这个口味,要是觉得苦,这里有奶包和砂糖。”

凌天宇笑道:“谢谢小雅。”

小雅坐在凌天宇对面,说道:“天宇哥你怎么客气干嘛呢,都是老熟人了,你还说这个。”

凌天宇笑道:“我这不是装的斯文点嘛,在这么小资情调十足的店里面,怎么也要装绅士啊。”

小雅腼腆的微笑,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趴在桌面上,对凌天宇低声说道:“天宇哥,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嗯?”凌天宇实在想不到,小雅能有什么事和他说。问道:“什么事这么神秘?”

小雅的脸都红了,说道:“天宇哥,我能感觉到大海他喜欢我,又一次他不小心碰到我的手,突然就缩回去了,还很害羞的追过头不让我看。”

凌天宇说道:“大海就是那种性格,你要是让他和我一样,四处泡妞抱美眉,他还做不到呢。”

小雅焦急的说道:“我知道啊!天宇哥,可是……可是……大海他有点太木了,那个……我……”

凌天宇看到小雅这个样子,忽然明白了,坏笑着问道:“小雅你该不会是……”

小雅红着脸说道:“诶呀!你知道就行了呗,天宇哥大海他没有什么朋友,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了,你能不能教育教育他……”

“我教育他?”凌天宇问道:“我教育他什么啊?”

小雅说道:“你教育教育他,让大海向我表白呗,我不要钻戒,也不要玫瑰,只要他敢牵我的手,我就跟他走了。”

“这么好?”凌天宇开玩笑说道:“你看上的怎么不是我呢?要是我、我可就省钱了。不要钻戒、不要玫瑰、不要房子不要扯车,这样的女孩上哪找去?要不你选我吧,我知道欠你的手,你就跟我走了。”

小雅急的直跺脚,说道:“天宇哥你太坏了,现在还拿我开玩笑,你暗示一下大海吧。”

凌天宇装模作样的说道:“你要让我怎么告诉大海?”

小雅:“你们平时聊天的时候就说了呗,天宇哥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别在这调戏我了。”

凌天宇:“我可没调戏你哦,是你自己有这种感觉的。”

小雅说道:“我喜欢大海,他虽然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但是他很可靠,他要是像天宇哥你这样,我就不喜欢了。”

“啊?”凌天宇问道:“我怎么了?我很不合格么?”

小雅嬉笑道:“也不是啦,天宇哥你身边总是那么多女的,这样的男人不能给我安全感,你看大海多实在,要说他出去用甜言蜜语去骗别的女孩,说出去我都不相信。”

凌天宇:“难道现在呆头呆脑的男的抢手?”

小雅:“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反正我是喜欢大海这种类型的,有安全感。我也能感觉出来,大海也喜欢我的,真的。”

凌天宇:“那好吧,等大海回来我试试,能不能成功我就不知道了。”

小雅腼腆的笑道:“谢谢天宇哥,大海过几天就回来了,你可不要忘记哦。”

凌天宇:“不会忘记的,其实大海年纪也不小了,快三十了。也该成家了。”

小雅说道:“我明年大学也毕业了,前段时间和我爸说毕业留在这边,他还有点不大愿意。”

凌天宇问道:“你家是哪里的呢?”

“上海的。”小雅说道:“他们都希望我回去,觉得云南这个地方太偏远落后了,可是我觉得KM也很好啊,除了交通差一点之外,其他的我都能接受,还有四季如春,在这里养人。”

凌天宇:“你快别提KM的交通了,天天跟便秘似的,那是差一点么?是很差劲!诶呀我擦!我忘记了,我要去医院的,不和你聊了,等大海回来我会记住你说的话。”

小雅腼腆的说道:“谢谢你啦,天宇哥。”

凌天宇离开心语酒吧直奔医院,此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也不知道何婉秋是否休息了,反正自己回家也没什么事,过去看一眼表示一下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