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

小说推荐

末世崛起

作者:盗梦毛毛

末世来临了,为了生存,唯有战斗

开始阅读

刑途

作者:彦至

杀得六大门和凶魔望影心惊

开始阅读

都市炼丹神医

作者:浪漫烟灰

仙界炼药高手魂穿都市

开始阅读

水系法师的春天

作者:哎呦小韩

让敌人瞬间化为干尸的水系魔法

开始阅读

热血沸腾

作者:未凡

燃烧你的血,打败一切与你为敌的人

开始阅读

首页>>都市>>老师已超神>>第二百二十二章 黄色笑话

第二百二十二章 黄色笑话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二章黄色笑话

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人生就是一个蛋疼的悲剧,原本隔壁住着一个又温柔又懂事的漂亮空姐,每天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额!衣服还是要自己丢进洗衣机洗的,至少每天回去就有饭吃,而且味道都不错,可是自从家里多了一个新成员,一个小比熊,乳名叫小爬爬的家伙出现之后,凌天宇发现以往的好日子彻底不见了,回到家看到那个可爱又漂亮空姐把自己埋在沙发上的抱枕堆里面,那个无耻的小爬爬趴在她的胸口,一脸卖萌的样子。

凌天宇推开门,看到眼前的这幅景象,不仅有一种感觉啊,女人绝对是玩物丧志的典型。

趴在叶秋灵胸口的小爬爬警觉的抬起头,转动脑袋看了凌天宇一眼,然后赚回来用无辜带有疑问的眼神看着叶秋灵,叶秋灵两手抓起小爬爬,对凌天宇说道:“回来啦,还没吃饭吧。”

凌天宇一边换鞋一边说道:“本来是有饭吃的,结果我没去吃,你做饭了么?”

“没有。”叶秋灵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我那有空做饭啊。这个小东西可爱死了,我买菜了,你去洗一下吧,然后把米饭焖上就可以了。”

“哦!”凌天宇答应了一声,走进厨房,看到叶秋灵买的青菜还不少,还有一块牛肉,问道:“要做孜然牛肉么?”

叶秋灵心不在焉的说道:“可以啊,你会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不挑食的。”

凌天宇一听,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让自己下厨做晚饭了么?心里暗骂自己贱人,胖子请客吃饭一口没吃就跑了,慕容千谣家的东北厨子的手艺也没去尝一尝,偏偏自己跑回来给人家做饭,这不是贱的是什么?

拉开冰箱,差点吓到了凌天宇,满满的一层,上面都是火腿肠和牛奶,凌天宇问道:“小灵,你是不是以后的早点都要喝牛奶吃火腿肠了?”

“不是啊。”叶秋灵说道:“那些牛奶是给小爬爬准备的,火腿肠也是它的,你不许偷吃。”

凌天宇:“*&*&……&%”

叶秋灵又补充了一句,说道:“牛肉切片薄一点,要不炒熟了太硬,小爬爬还小,不知道能不能吃的下去。”

凌天宇嘟囔道:“原来我不止给一个人做饭,还有一条狗啊?”

“那是!”叶秋灵抱着小爬爬说道:“咱们家以后的新成员,你不许欺负它,不许饿到它,也不能虐待它。”

凌天宇不吭气了,默默的洗菜,切肉。还把米饭都焖进去了,茫然的站在厨房,问道:“孜然是哪个?”

叶秋灵:“左边第三个瓶子里面的是孜然粉,孜然粒在下面的袋子内。”

凌天宇按照叶秋灵的提示,找到了孜然,没过一分钟呢,厨房内传来凌天宇的声音,问道:“小灵,盐是哪个?”

叶秋灵抱着小爬爬说道:“笨死了!第一个瓶子里面放的就是盐。”

凌天宇拿起瓶子,感觉不大像呢,用勺子弄出来一点放在嘴里,味道果然不对,说道:“第一个是白砂糖,你忽悠我玩呢,幸好我尝了一下,要不今晚的菜没法吃了。”

叶秋灵:“你左右不分啊,是另一边的第一个瓶子。”

凌天宇撇撇嘴,找到了所谓的盐巴,这做饭真是需要技巧。

“小灵炒牛肉要花生油还是大豆油?放多少孜然合适呢?”

叶秋灵实在是受不了凌天宇了,抱着小爬爬穿着拖鞋走进厨房,把小爬爬往凌天宇的怀里一塞,说道:“去一边哄我的小爬爬玩,这里不用你了。”

凌天宇灰溜溜的抱着小爬爬回到客厅,往柔软的沙发上一趟,把那只小狗放在胸口,扯着它的两个耳朵,小爬爬怒目瞪着凌天宇,嘴里发出低吼声。

凌天宇被它那小样逗笑了,说道:“小家伙还想发火?”

厨房内,叶秋灵大声说道:“你不许欺负它。”

凌天宇的右手松开小爬爬的耳朵,指着它的鼻子,那小狗的脑袋一晃,往前伸了一下,一口咬住凌天宇的手指,凌天宇大叫:“小灵你快来看,你买的这个小家伙比我拳头大不了多少,竟然学会咬人了。”

“怎么可能。”叶秋灵说道:“我和它玩了一下午,它也没咬我。”

凌天宇:“你来看!你来看!这小家伙现在就咬着我的手指,还不放开了。”

叶秋灵从厨房走出来,边走边说:“我怎么就不相信小爬爬会咬人呢?”

凌天宇的手指都不敢动,说道:“你自己过来看啊!”

小爬爬听到叶秋灵的脚步声,张开嘴放开了凌天宇的手指,转过头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叶秋灵,

叶秋灵母性大发,蹲下去抱起小爬爬,白了凌天宇一眼,说道:“就知道说谎。”

凌天宇那个冤啊,嘴巴都快能塞下去一个鸡蛋了,叶秋灵把小爬爬捏在怀里蹂躏了几下,从新丢给凌天宇,说道:“做饭你不做,让你看一会小狗你也不看,你还想怎么地?晚上吃不吃饭了?好好照顾我的小爬爬,不许有意见,也不许诬陷它了。”

凌天宇欲哭无泪啊,从新抱着这个小东西,小爬爬在他胸口站着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好玩之后,头一栽,趴在他胸口睡觉去了。

凌天宇扪心自问,想不到自己混黑社会玩飞车族,一个堂堂的大哥竟然败给这个小东西了,怒目瞪着它,又不敢吵,那个刚刚爬下去的小爬爬抬起头,瞄了他一眼,继续爬下去睡觉。

凌天宇真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专门和自己作对的。叶秋灵做好饭之后,从厨房走出来,这小家伙特别聪明,听到叶秋灵的脚步声,抬起那个小脑袋,晃了晃直奔一边走去。

叶秋灵蹲下来从凌天宇的身上抱起来小爬爬,看也不看凌天宇一眼,说道:“吃饭啦。”

凌天宇从沙发上的抱枕堆里面坐起来,慢悠悠的来套厨房,看到那小爬爬站在桌子上,伸个鼻子在菜盘子边嗅来嗅去,叶秋灵拿出一个小碗,里面放了一小勺的大米饭,又把牛肉汤倒在里面,然后用筷子夹了几块小牛肉丁,将碗推到小爬爬面前,说道:“小爬爬吃这里面的,这个以后就是你的。”

凌天宇坐在桌子对面,鄙视的看着叶秋灵,说道:“小爬爬是一个才满月不久的小狗,你还真把它当成什么高智商的东西啦,还这么认真的和它说话,你咋想的呢?”

小爬爬歪着头看了凌天宇一样,叶秋灵在那边说道:“我愿意,我的小爬爬聪明着呢。”

凌天宇嘲笑道:“每天拉粑粑,看你怎么收拾。”

那只小比熊慢悠悠来到菜盘子边,用鼻子在那盘牛肉上闻了闻,然后慢吞吞的调转屁股,回到边缘,把头伸进自己的小碗里面,大口的吃起来米饭牛肉汤。

叶秋灵开心的大笑道:“看到没!看到没!我的小爬爬绝对比某些人聪明。”

凌天宇看那比熊的小脑袋都快完全伸到碗里面了,屁股还在外面一扭一扭的,像是在故意气凌天宇一样。

凌天宇自己嘟囔道:“我和一个小狗稚气干什么呢?真是的。”

叶秋灵哈哈笑道:“小爬爬,咱们不和他一般见识。”这话到了叶秋灵嘴里,就是小狗不愿意和凌天宇一般见识。凌天宇恐吓叶秋灵说道:“明天我就把你的小爬爬给你微波了,看过《疯狂的石头》吧,道哥是怎么把那个小狗丢进微波炉的,我就怎么把你的小爬爬扔进去。”

“你敢!”叶秋灵说道:“我要是发现我的小爬爬少了一根汗毛,我就把你给微波了。”

凌天宇开始学会沉默,低头苦苦的吃饭,和这一个女人外加一条狗斗嘴生气,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吃饱喝足了,凌天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上播放着什么节目他也没有看,叶秋灵抱着狗狗过来,拿起桌面的遥控器问道:“你在看这个?”

凌天宇摇摇头。

叶秋灵随意的欢乐几个台,发现也没自己喜欢的,干脆把遥控器丢在一边,说道:“我发现你很少晚上在家啊,这是第一次吧。”

凌天宇想了一下,说道:“好像是,难得清闲。”

叶秋灵:“你每天都出去忙什么啊?飙车?”

凌天宇伸个懒腰,说道:“也不全是啊,忙的乱七八糟的,你也知道我不是什么正经人,做的那些事也都不是能见光的。没事的合适后和朋友吹吹牛。”

叶秋灵:“那你就不能做点好事?你们平时都聊什么?”

凌天宇说道:“还能聊什么?不就是一群男人在一起胡吹嘛!讲讲笑话。”

叶秋灵抱着小爬爬过来,说道:“有什么好玩的笑话?讲给我听听。”

“你想听啊?”凌天宇想了一下,说道:“那就给你讲一个吧,有一个男的早上离开家去上班,刚刚倒公司,想到自己的手表忘记在家里的洗面台上了,于是他就打电话给家里,想要告诉他妻子,把手表收起来。电话拨打出去没多久,一个小女孩接起来电话,男的说道‘小丫啊,我是你爸爸,你妈妈起来了么?’小女孩听说是自己的爸爸来电话,说道‘妈妈在和张叔叔在楼上’。男的一听,难道自己的老婆有外遇?问道‘哪个张叔叔啊?’小女孩说道‘就是每天早上你上班之后,隔壁的那个张叔叔啊。’男子一听,果然有奸情,对小女孩说道‘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小女孩‘好啊,怎么玩呢?’男子说道‘你现在去楼上的房间门口,大声喊爸爸回来了,然后下来听电话。’小女孩听后,就真的跑到楼上去了,站在门口大声喊道‘爸爸回来了’。男子在电话内听到那边一阵吵杂食,没过多久,小女孩回来,开心的说道‘我叫了,真是太好玩了。’男子问道‘他们怎么样?’小女孩说道:‘妈妈一着急从楼梯上滚下来,张叔叔从二楼直接跳到咱们家的泳池里面,可是,爸爸你昨天才把泳池的水放干净啊’。男子一愣,问道‘那个……你这里是同福花园小区么?’小女孩说道‘不是’。男子擦汗,丢下一句‘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凌天宇说完,也不管叶秋灵笑不笑,自己先大笑起来。

叶秋灵歪着头看着凌天宇,“你们男的是不是都这么不相信老婆?”

“不是!”凌天宇说道:“我可是十分相信的,这个不好笑么?”

“不好笑。”叶秋灵说道:“有没有其他更好笑的?”

凌天宇想了想,说道:“那就换一个吧,这个你要是再不笑,以后我都不给你讲笑话了。”、

叶秋灵靠在沙发上,说道:“讲吧,我看你能讲出来什么好笑的笑话。”

凌天宇想到那个笑话,先自己笑起来,惹来了叶秋灵的一个白眼,凌天宇正色说道:“这个笑话是丁小豆给我讲的,老搞笑了,话说有一个男的住在农村,村里面只有一个卫生所,医疗十分简陋,某天,这个男的去嘘嘘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JJ头变声红色的了,顿时吓坏了,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你了解的,男人都很在意自己的弟弟。”

叶秋灵鄙视的看了凌天宇一眼,凌天宇接着讲,说道:“这个男的有点慌了,急急忙忙的跑去村里的卫生所,卫生所年长的大夫恰巧不在里面,值班的是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小护士,小护士腼腆的让男子把裤子脱了,男的也比较害羞,小护士拿起来男子的JJ看了一下,说道:“你这病很少见,要是不治的话有蔓延的的趋向,还是割了吧。”

“村里人比较朴实,都想着传宗接代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要是隔了,能不能过xing生活先不说,这要是不能传后,被别人知道岂不是要笑死了?但是不隔又怕蔓延,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之后,男子鼓起勇气问小护士,‘能不能只切一点点?我还得留着这个生儿子呢。’小护士也不好意思纠缠,说道:‘那就切个头头吧。’于是,男子就忍痛将小弟弟。”

说到这,凌天宇偷偷瞄了瞄叶秋灵,以为这丫头会有点不好意思呢,结果叶秋灵的表情那么淡定。

接着说道:“男子的小弟弟被隔断了一点点,回家养了几天,可是几天后,他的JJ还是红色的,一点都没有好转的迹象。于是男子怀疑这村里面的医生不懂装懂,带着点钱去城里了,到城里之后找到最大的男科医院,大夫研究了好久,还把他当成是典范,还拍照做案底分析,结果也没分出个所以然来。结论差不多,继续隔。男子无奈,小JJ又被切了一刀。并且告知他,回去在敬仰一段时间。男子照办了。可是没过半个月,JJ又开始变的暗红色,而且情况更加严重,这一次男子决定花大价钱去看病,来到省里,找一个著名的老教授,带着村里的特产,有随身带了多少钱,包了大大的红包,老教授看到男子,问清楚情况之后,说道……”

叶秋灵打断凌天宇的话,说道:“是不是又切一刀?”

“当然不是。”凌天宇说道:“老教授看完之后,意味深长的对男子说道,‘小伙啊,实话告诉你吧,你这不是病,是你内裤掉色。’哈哈……”凌天宇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叶秋灵本来不想笑也被他的样子搞笑了,忍着笑说道:“无聊。”

凌天宇:“这不是无聊,这是内涵,哈哈。”

叶秋灵抱起小爬爬,说道:“我们去洗澡,不理他了。”

凌天宇摸着脑袋说道:“这么好笑的笑话竟然无视,和你那个小爬爬有什么可交流的?”

叶秋灵回头说道:“你管不着。”

凌天宇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手机这时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是紫玲珑打过来的,只可惜尾号是万恶的‘2’。拿着电话回到房间,关上门按了接听键,“姐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紫玲珑说道:“我们今天晚上过边境线,顺利的话,明天中午就到KM了。”

凌天宇:“我去接你们吧。”

“不用了。”紫玲珑说道:“天宇我和你说一件事,上海青帮把你打人的事告诉给骡哥了,骡哥很生气,这件事搞的影响很不好,我们要维持和客户之间的关系,你这么做我们被被动。”

凌天宇听出紫玲珑语气很不好,还有些生气。说的凌天宇也有点郁闷,不过一想,这是尾号为‘2’号码,估计是给说给别人听的,是故意这样的。但是自己要如何应付呢?凌天宇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可能。

紫玲珑见电话这边没有任何声音,问道:“你在听么?”

凌天宇突然大声说道:“你们被动?你们被动和我有毛关系?这买卖我告诉你们,爱做不做,没有你们我照样可以活的风生水起,在KM我照样可以为所欲为,你以为你们给我带来多大利润么?我做的够仁至义尽了,压着我的钱,我认了,我配合你们遵守你们的规矩,但是你他妈的也给我想清楚,老子是人,不是你们的奴才、更不是给你们打工的走狗。你以为你们给我带来多大利润么?老子的性命身家都搭上了,得到的就是三成货,我卖出去是钱,我卖不出去那是送我见阎王的催命符。你们以为我缺钱么?我告诉你们,看清楚了,我凌天宇不缺钱,我想要钱我有大把大把的。不指望你们也可以,爱他吗的合作就合作,不爱合作就带着你们的货滚回去。”

电话那边的紫玲珑被凌天宇骂的一愣一愣的,问道:“天宇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

“你们怎么了?”凌天宇打断紫玲珑的话说道:“你们不用来了,带着货回去,我不接了,我现在就让青帮的人滚蛋。”说着凌天宇把电话直接话了,穿上一件衣服匆匆往出走,紫玲珑的电话一直打过来,凌天宇始终不接。尾号一直是‘2’。连续打了十几个,都被凌天宇挂断。

边境线隐匿地。

战天看着紫玲珑,问道:“怎么了?凌天宇还是不接电话?”

紫玲珑叹息道:“我们还是没有完全掌控凌天宇,这个人不好驾驭,我刚刚说的你也听到了,他竟然火了。”

战天:“我觉得你也没说什么啊,就是说了骡哥不高兴,还说让他配合一下,他就火气这么大?”

紫玲珑抿嘴说道:“他也有足够自大的资本,看来我们更应该收敛一点。”

战天:“妈的,找到新的合伙人,老子一定亲手废了他。”

紫玲珑:“那咱们现在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呢?别说是在KM,就是整个云南省,也不可能找到一比飞车族更有潜质的合伙人。这点你比我还清楚呢。”

战天:“那现在怎么办?他不接货了,咱们还要不要过去?你说会不会是凌天宇故意刁难咱们?要加提成什么的?”

“应该不会。”紫玲珑说道:“他说的也对,他的确不缺钱,慕容家族那么大的基业,只要他想要,垂手可得,他还有一个明星女友,这两个女人哪个是缺钱的?另外你的人不是调查过了么?就连和他同居在一起的那个女的,也是个名门之后,姓叶的老头威望也很高,也是那种一句话就可以给姑爷找日进斗金的工作,他可能缺钱么?放弃这三个女人不说,凌天宇的飞车族也日益壮大,他可以轻而易举的从一个包工头那里拿出来七百万,就凭这一点,他就完全不必和我们合作,来冒险赚我们的钱。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战天不得不承认,紫玲珑说的都是真的,说道:“给他打电话道歉吧,骡哥骂咱们,咱们又没地方撒气,忍了。”

紫玲珑说道:“关键是……现在凌天宇根本不接电话,不给我们这个机会,而且他说的很绝,让我们带货回去,态度坚决,让我们被被动。”

战天:“我打电话给骡哥吧,你看看能不能和凌天宇继续沟通一下,这件事有点怪咱们了。”

紫玲珑叹息道:“没有用的,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战天拿起电话拨打给矮骡子,紫玲珑来到洗手间,她现在也搞不懂凌天宇要干什么,用尾号是‘1’的号码拨打过去,果然,这一次凌天宇很快接起来电话。